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琅琊榜│靖苏《搁浅13》

※20岁萧景琰x18岁梅长苏

※现代青梅竹马学园AU

※记录用;合计三十篇会随机配插图

▶《01》、《02-03》、《04-05》、《06-07》、

08-09》、《10-11》、《12

 

  打在屋檐上的雨滴逐渐敲起了节奏,你被困在骑楼下,提着一袋新买的书,抬头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再看了眼手表:下午一点四十分。

  与朋友的约还有一个小时半的时间,倒也不急;你索性在书店外头的矮凳上坐了下来,拿出有着墨绿色书皮的日本翻译小说来打发等雨停的时间。

  这条小巷平时甚少有路人行经,方才店内甚至只有你一个客人;已经相当熟稔的老板抱着他那只爱猫,问你要不要再进来坐比较舒服,你犹豫了半刻就婉拒了,说是想看看雨景。

  蓄着八字胡的老板放下猫,摸着胡子看向被细雨切割而略显朦胧的街道,俄顷又看了眼难得束起马尾的少年,顺手拍了一下后者的头,道了句当心别着凉啊,会被那小伙子念的喔。

  话说完就回到店内看报纸的老板并不晓得,坐在落地窗前的你早已没了阅读的闲情逸致。

  你从背包的暗袋取出收在小巧布包里的那张梅花压花书签,忆起儿时因下雨而跟朋友们走散时,你也是跑到这家书店的骑楼躲雨。


  因公休而紧闭的门扉与早晨幽静的巷弄,促使你不安地蹲在地上把自己缩成一团,看着雨水积聚在左前方的花盆里,被打落的枯叶飘在水面上打转,被豆大的雨滴激起的混浊过了片刻后沉淀下来;反覆而单调的循环竟让你有些泛睏,再睁眼时雨中有个模糊的身影朝你奔来。

  「景琰哥哥怎么知道我在这儿?」你捏着他的衣角,眼睛眨巴眨巴地像是看见了英雄般,满是崇拜。

  「应该是直觉?」萧景琰蹲了下来拉起你的右手,将一朵湿漉漉但仍鲜艳、形状完整的梅花放在掌心,好声哄着鼻子冻得通红,眼角泛着泪光的那人,一边把他的外套罩在对方身上。

  正巧被要去买早餐的书店老板撞见这幕,调侃了句「小俩口真甜蜜啊」,顺道塞了把伞给你们共撑。


  回家路上你牵紧他的右手,反覆地看着手里那朵梅花,连绵阵雨的阴郁全然被隔绝于伞外。

  伞下宛如一片天晴明朗。


  你将他送的那朵小梅花制成书签,珍视地保存起来,出门总习惯随身携带,从八岁延续至今也将满十年了。

  雨势逐渐转小,流动的空气中仿若窜着一丝不安定的因子,沾满思念的潮湿气味充盈在周遭;你一时竟觉得难以呼吸。




(by 2017/09/02)

---

小心珍藏你送的物件,似是想留下一點溫度;即便明瞭終究只是徒勞無功。

(■春節期間插圖暫歇)

评论(4)
热度(3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