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濔米蘇

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專門拿來堆放瑯琊榜、偽裝者的子博;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靖蘇誠台凱歌一直線;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琅琊榜│靖苏《搁浅14》

※20岁萧景琰x18岁梅长苏

※现代青梅竹马学园AU

※记录用;合计三十篇会随机配插图

▶《01》、《02-03》、《04-05》、《06-07》、

08-09》、《10-11》、《12》、《13

 




  「我说,你小子明明就不会喝酒,就别糟蹋了这些美酒吧。」蔺晨一脸不耐地想夺走你手中的酒杯,在你反射性回击时啧了声,又道:「哎你别把我的份也给喝完了啊!」

  「你自己说不醉不归的!」你捧着酒杯不满地瞥了那名损友一眼。这才第三杯呢!而且父亲也常要自己多练练酒量嘛。听着楼下客厅传来的欢谈声,你又陷入了沉默。


  在梅长苏跟萧景琰交往前的那年暑训,第五天的晚会上大伙没留意到当时跳级的小天才尚未成年,只顾炒热气氛点了一堆酒精性饮料;初次尝酒就被那股独特甜味掳获的你醉得很快,拜此所赐也破解了当时跟萧景琰的冷战,之间的关系甚至明显暧昧了起来。

  交往后你因眷恋那与恋人极为相似的调酒,以及借着两三分醉意,总能使自己更为坦然地对恋人展露情意;不知不觉间便喜欢上偶尔小酌一杯的惬意。

  除了高中毕业旅行的最后一天晚上,你跟他皆醉得几乎断片的那次;萧景琰不曾在你面前喝醉过,也不知道他是酒量好还是怎么着,尽管你有所节制也只从一杯倒进步到能撑过半瓶酒的程度,每每总是熬不到对方先醉,你就投降了。


  你们这次会互不联系长达一个月--看似已经跟分手差不多的冷战--也是因此而起的。


  六月中休业式结束的当晚,他带你参加了他们篮球队的期末聚会,地点是在KTV。虽然能认识他的新队友们很让人开心,但萧景琰整场都不在你身边,这让你略感无所适从;尽管有和对方隔空对唱几首情歌,但却没得说上几句话。

  从入座就对你百般好奇的卷发女孩--他们的经理,倒是抓着你一个劲地大吐当经理的甘苦谈与恋爱上的咨询,甚至还邀上旁边的几位队员玩起小型的真心话大冒险;在这种游戏中手气一向不怎么样的梅长苏连输了几局,被要求喝了几杯混酒,黄汤下肚醉得比以往还快。

  在中场休息时,萧景琰与朋友勾肩搭背畅谈的模样与平常和你相处时不同,让你不由得感到羡慕。在脑袋运转缓慢、不甚清明的状态下,你传了微信随口向他埋怨了不着边际的话加上一串怼人专用的趣味贴图,一向温柔的恋人略带无奈地挑眉,终于将视线看向你;这时他们的经理凑了过来下达了新的「大冒险」指令。

  你依言如昔向恋人撒娇,在萧景琰叨念你喝多该回家时,莫名而生的委屈情绪催使你抓着他的手指咬了下去,听见他吃痛的嘶声又连忙舔了口想缓解,未料对方的脸色是越加凝重,而你的心随之一沉。

  邻近的人都以暧昧的眼光偷偷看着你们,但熟知恋人性格的你以想去洗手间为由,独自离开了KTV,乘上出租车逃也似地回到了你们的租处。

  不擅长面对争执的你只传了一句「对不起」就将手机关机,迅速地打包了简单的行李,把自己关在只有一把钥匙的书房;在返程的冷风中酒醒大半的你裹着毯子蜷缩在角落的软骨头沙发里,不安地拧紧了衣摆。

  半小时后也赶回来的同居人其脚步声在书房门前逗留了良久,期间轻唤过一声你的名字,带有明显压抑情绪的低沉嗓音像是剥去了你的一缕魂魄;害怕就此分裂、失去对方的恐惧席卷而来。

  所幸萧景琰同样需要冷静,于午夜前回了房间,而你彻夜未眠的反覆思考着彼此的过往。

  上个月去医院诊断出的病情癥状宛如是种预言,要是再这样下去对你们双方都会带来伤害吧?


  天未明的时分,你悄悄回自己的寝室补拿了他送的柴犬娃娃,搭上最早的班车,逃离这个待了快一年的城市。


  在那之后你有一个月都未沾酒,怕的是想起他。

  但现在无所谓了。你摇晃酒杯看着艳红的液体溅出,缓缓染红了你的纯白上衣,坐在一旁的蔺晨抽了几张面纸塞给你,却是要你擦擦那张难看的脸;你这才后知后觉的感受到滑过双颊的冰冷泪水。

  「你大爷的。」你倔强地瘪着嘴应道。





(by 2017/09/04-5)

---

不想讓喜歡變成一種負擔,卻因太過謹慎而失足;

即便知曉每個人都有各自的難關要過,但要獨自存活還是好累。

(■春節期間插圖暫歇)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1)
©一口濔米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