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濔米蘇

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專門拿來堆放瑯琊榜、偽裝者的子博;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靖蘇誠台凱歌一直線;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琅琊榜│靖苏《搁浅22》

※20岁萧景琰x18岁梅长苏

※现代青梅竹马学园AU

※记录用/14~20篇:插圖集中

▶《01

▶《19》、《20》、《21




  明明已经做好放下他也放过自己、先把状态调整回来的打算,结果又再度乱了套。

  不过就是一通电话而已,他没有再打来肯定不是误拨就是没什么要紧的事。你握着手机翻遍所有社群平台与APP,与其说是转移注意力,更像是希望借此刷出什么资讯为你解除焦虑。

  昨天早上学长有提到篮球队有连三天的练习赛,所以会暂时住在学校宿舍——也就是说你暂时不需要担心出门会遇到萧景琰。你不禁庆幸。


  要是他昨天在球场追过来,你当下多半无法好好应对吧。

  将手机设成静音搁在床头,你捧着蜂蜜柠檬茶,拿了一本书、一个笔记本与一支原子笔走进和式书房。

  虽然平时是禁止在里面饮食的,不过偶尔为之应当无妨吧?你在玻璃杯底下放了块吸水杯垫,把带过来的东西放上矮桌摆好,摊开前天看的章节进度。

  你从七月初开始用海量阅读防止自己去思考跟他有关的事,后来发现成效不彰,便改成一天看一些,顺手将喜欢的字句写下来作为记录。


  如果不强制自己每天做点什么事的话,感觉就只是虚度光阴吧。




  「长苏,偶尔让自己放松点吧,别把所有事情都往身上揽。」

  萧景琰捏了捏梅长苏的脸颊,看着桌上那一大叠各校篮球队的战力分析资料与光碟片,光是搜集、整理、分类归纳就要花上不少时间,但是他们队上的经理,梅长苏每次给他们看的文件总是相当简洁明了,不管是个人的提点或是对手的能力都详尽地列出来,对比赛有不少帮助。


  「我有请人一起帮忙的,没有一个人揽。」


  梅长苏不服气地瘪嘴道,脑内瞬间浮现损友蔺晨那句「你大爷的自己闲不下来,老爱拖我下水!」;那家伙"事业"做很大,既学医又在家里开的骨董店兼职,家族具有不可思议的庞大情报网,名为琅琊阁,光是私下供人问事就进帐不少。

  最重要的是跟他们家的江左集团关系密切,据传两方大当家是不打不相识的交情。


  虽然梅长苏是因为萧景琰才入了篮球社,但他专精的运动毕竟是射箭,所以才申请经理一职;而既然要做当然希望能帮上对方,为此他跟蒙挚教练讨教了许多篮球的问题,也多亏如同他大哥的甄平与黎纲协助恶补了相关知识、搜集他校篮球队的资料,再加上蔺晨的情报网,梅长苏才得以将之汇整、运用,借以制定策略。

  但这些「背后势力」,他不曾特意跟他的竹马提过,毕竟他的父母不喜张扬,尤其梅石楠在职场上曾被信任的老友兼上司背叛过,在梅长苏出生时就更显低调,选择在这个小区入住,与大学时期认识的林静再次结缘成为了邻居。

  梅家对外仅是小康家庭,而梅长苏也不希望跟他当朋友的人会有压力或是对自己另眼看待,尤其萧景琰在他心里的位置与他人不同,这一晃眼就瞒到至今。


  见恋人为自己担心的模样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心中也泛起了丝丝暖意,梅长苏戳弄对方的眉心笑道:「真的没事啦。」


  赶在萧景琰反驳前,他将脸埋向他家王牌大人的颈间又蹭又亲地撒娇,后者这才抱住梅长苏,揉着他的后颈像是在安抚猫,良久才吐出一句「别逞强到搞坏身子就好,你静姨会念我的。」




  他那一脸没辙的表情与随后袭来的吻随着小说情节瞬间翻腾。

  你深吸了口气,喝了几口蜂蜜柠檬茶,酸甜的滋味与此刻的心情相异,将笔记本翻到最后一页,像是想说服自己或单纯的发泄,你草草写下「我才不在乎你,一点也不。」作为替代今日分阅读笔记的结论。



(by 2017/09/12-13)

---

你曾說過別把放棄掛在嘴上,卻不明白那是疲憊下的軟弱,

卻不明白那是保護內心機制的平衡所需的能量釋放,

卻不明白總是保持著樂觀積極開朗的一面有多沉重,

卻不明白我從來不曾真正放棄過。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21)
©一口濔米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