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靖蘇《月朗風清》中篇

上篇文(含插圖)

※此篇主靖蘇回合+掌心琰蘇出沒


04.


  「蘇先生臉好紅,不舒服嗎?」趴在小木盆邊緣的小阿蘇望向才剛入浴就捏著耳根的那人。

    

  「沒事,只是水溫高了些。」

   梅長蘇用右手搧了幾下,戳了戳那兩個一臉擔心的看著自己的小寶貝,拿起浸濕的小方巾擦拭他們的臉,而後讓他們自己做擦洗。結束後,梅長蘇捧水入木盆內,只見小阿蘇將整團狐尾抱在胸前,“咪唔”的叫了幾聲,小景琰見狀便游到他身旁,摸了摸他的頭:「尾巴也要洗乾淨。」

    

  「阿蘇知道……」小阿蘇鼓起腮幫子不服氣地嘟嚷著,圓潤的狐耳沒什麼精神的垂貼在頭上。

    

  「洗完我會幫你擦乾梳毛的。」

    

  小景琰一把握住雪狐的尾端安撫道,卻讓對方瞬地炸毛,狐尾反射性地一甩,濺起身後的水花將其打濕,又引起當事狐的一聲悲鳴,隔壁的蕭景琰連忙起身問道怎麼了,被揮倒在地的小水牛睜著大眼看了看小阿蘇,又看了看蘇先生,臉上滿是不知所措的無辜。

    

  一時混亂的場面讓梅長蘇應接不暇,一邊嚷著沒事沒事,一邊抱起兩個小寶貝護在胸前哄著,不清楚實際狀況的蕭景琰還是忍不住過來一探究竟,不等人反應便進入空間不大的浴桶,空不出手來阻止對方的梅長蘇只能任由蕭景琰給他攬進懷裡。

    

  「還是一起顧吧。」蕭景琰將頭靠在戀人的肩上,看著他胸前的那倆個鬧騰的小傢伙,有些無奈地點了點他們的小腦袋瓜。

    

  「你真是……」背部傳來的溫度讓梅長蘇耳根一陣臊紅,這浴桶擠了兩個大男人實在過於擁堵,隨便一動赤裸肌膚相貼的觸感便清晰地教人困窘。

    

  「景琰……討厭。」小阿蘇悶聲道,卻讓大小琰同時愣住。

  小的那個甩了一下牛尾巴,小聲地喊了句「阿蘇?」,沒得到回應又望著蘇先生,用委屈巴巴的小眼神求助;大的那個則是稍加思索後收緊了環在梅長蘇腰上的手臂,舀了一瓢水從那倆小傢伙的肩膀淋下。

    

  「這香藥料可以讓毛色更健康好看,小阿蘇喜歡柔亮蓬鬆的尾巴,對吧?」蕭景琰輕輕點了一下小雪狐的額頭。

    

  「嗯……喜歡。」小阿蘇乖巧地點頭回應,一直緊貼在背部的尾巴緩緩地放了下來。

    

  「小阿蘇好乖,琰琰也不是故意的,你看,他也很擔心你喔。」梅長蘇小心翼翼地將兩個小生物捧回裝好水的木盆,好讓他們能夠稍微「獨處」一下,並悄悄地向小水牛眨了眨眼示意。

    

    

  「阿蘇……」小景琰牽起小阿蘇的兩隻手,低垂著腦袋抬眼看向對方,「我的尾巴也給你摸,別生氣?」

    

  「……沒有生氣。」小阿蘇皺了皺眉,眼角泛著淚光卻仍倔強地想將手抽回來。

    

  「那阿蘇不要討厭我……」小景琰走向前,捧起對方的臉頰又道:「好不好?」

    

  小阿蘇沉默了片刻,一張小臉都憋紅了才鬆口:「尾巴打到景琰、對不起……」

    

  「沒事!」見人顫著狐耳眼淚直掉,小景琰連忙上前抱住,輕輕拍撫其背脊哄道:「景琰壯如牛喔!」

    

  小阿蘇含糊地應了聲,兩隻小手搭在他的臂上,讓在一旁觀看的大家長們總算放下了心。




05.

  放鬆下來後梅長蘇稍微伸展了一下筋骨,結果一蹭就蹭到後方那人的不可言說之處,完全忘記自身處境的兩人皆是一愣。


  『「抱歉——」』


  兩人又同時出聲,蕭景琰先一步地稍微往後退開,兩手不甚自在地扶著浴桶邊緣,見心上人摸著後頸不發一語,他才吶吶開口:「景琰無意冒犯,還望先生見諒……」


  「這也不是殿下的問題……」梅長蘇將頭髮撥到身前,像是想掩飾心跳般無意識地捲弄髮絲,沒說完的下半句話是這藥浴能促進血液循環,對身體底子好的人尤其能快速見效。

  ……只是沒想到他會起反應而已。


  畢竟歷經了碎骨拔毒之苦重生後的梅長蘇,滿心為了雪冤赤焰軍一案而籌謀,除此之外清心寡欲慣了,早已許久不曾有過綺思,更甚至是「有所反應」。

  假若夢裡偶然一現的念想不算在內的話。


  「我還是回去吧。」

  蕭景琰語畢便要起身,浴桶內的水隨之波動,還沒理出頭緒的梅長蘇回首想要拉住對方,卻險些迎面撞上那已經有抬頭之勢的部位,雙方又是一陣尷尬。蕭景琰進退維谷,僵持著半跪的姿勢,感受到對方微涼的鼻息落在腹前,只能暗暗慶幸藥浴並非澄澈透明的水色,不至於讓水面下一覽無遺。


  「有……我能幫得上忙的嗎、景琰?」梅長蘇未做他想,僅是輕咳了聲歪頭問道,見人滿頭大汗的模樣實在讓他於心不忍。


  「……不打緊,我去沖洗一下,等等在外頭等你。」蕭景琰瞥了一眼在木盆裡玩水打鬧的兩個小傢伙,伸手遮住戀人的眼睛直至安全地退出浴桶,才鬆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回到左邊的浴桶。


  再繼續待下去對他的理智實在是太過折磨了。是男人就該適時地以退為進才是上策。蕭景琰拿起水瓢舀了幾勺備用的冷水醒醒腦,藉由精神喊話來轉移注意力。



  殊不知聽著屏風另一頭傳來的動靜,梅長蘇早已沒了泡澡的閒情逸致。相較之下那兩隻小的似乎比初次一起泡澡時更加怡然自得了,一會是較勁誰游得更快些,沒過多久又換成了水中摔角,他倆嬉笑的聲音倒是消弭了些方才的微妙氣氛。


  梅長蘇做了一次又一次的深呼吸,藥浴內沉香與丁香引出的清新,桃花與梨花疊成的淡雅,以及浴桶遇熱散發的濃郁檜木香,各類中草藥與香料融合而成的氣味舒緩了他的神經,但他的腦子仍一片混亂。


  雖然剛剛在對方的面前表現得還算鎮定,可只要一回想起那句為了掩飾內心的動搖,不小心脫口而出的問句簡直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不知羞恥?道貌岸然?——梅長蘇內心唰地跑過數百條對自己的揶揄都抵不過此刻懊惱的情緒。


  他堂堂梅宗主、堪稱奇才的江左梅郎、聰穎過人的林少帥,怎麼會說出這麼沒腦子的話?梅長蘇索性將自己沉入水裡冷靜冷靜。


  林殊在少年成長必經的過程中,因晨起的生理狀態下草率地「研究」過幾回,但更多時候是繼續睡回籠覺待其自然平復,白天靠著大量的練武、騎馬、射箭等事兒來宣洩精力,通常也不需要為此煩惱;而成為梅長蘇之後更是不曾自行紓解過,對這種事兒一向不怎麼上心,也不覺得有什麼必要——這樣的他居然還妄言想幫忙?


  梅長蘇吐出好幾串泡泡,浮出水面的半張臉寫滿鬱悶。

  趴在木盆邊緣的兩個小寶貝看來八成是玩累了而瞇著眼睛,兩顆小腦袋靠在一起的模樣,讓梅長蘇的心裡是一陣暖又帶了點羨慕。


  要是也能像他們一樣保有部分的動物本能,別凡事都過於複雜化就好了。



  「長蘇,我想喝點水,就先回書房等你了。」蕭景琰的聲音自面向門口的那個屏風後頭傳來,神遊的那人只來得及應了聲好,隨後便是門扉吱呀作響的開闔聲。


  這不過是個因為蒸氣氤氳,讓人腦袋發熱而生的小意外罷了,說不定耿直如牛的蕭景琰並沒有太把這件事放在心上。梅長蘇一邊想著,一邊把兩個小生物輕手輕腳地抱了起來。








-----------

為了避免被模糊焦點還是決定分段發(`・ω・´)

暫時割捨寫的過程中跑出來在腦海轉的小插曲,

還是將重點放回大靖蘇組的部分~誇一下我琰是好男人(欸


评论(14)
热度(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