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靖蘇《月朗風清》下篇

※大靖蘇組的回合,07開始有車背後注意

▶前提插圖:琰琰日記-中秋前篇中篇

▶內文部分:上篇中篇

▶繁體好讀版全文:戳這

  

 

 

06.

  民间的中秋祭月之风较不同于皇家来得那般盛大而严肃,主要是团圆与赏月庆祝的气氛更为浓厚些。

 

  负责祭月仪式的主祭一般由年长的女性长辈担任,而男子则是负责赞礼与协助祭仪。

  按照传统,男性是不拜月的,而苏宅的女口也就只有吉婶跟趁着节日来作客及伴曲的穆霓凰与宫羽,这祭祀的程序也就更化繁为简了。

  礼成撤掉祭桌后,吉婶将特制的大月饼切成数块分给了在场的众人,另外还有作为供品切成莲花状的西瓜与时令水果若干盘。

  

  祭祀期间特别被叮嘱要乖别乱跑乱动的飞流第一个蹦地跳起来从盘里各拿了份,蔺晨拿着扇柄敲了敲自己的掌心嚷了句:“哎哎,那碗是我的粉子蛋啊!“

  “苏哥哥的!” 飞流哼了声,压根不甩对方,将拿到的食物全放进梅长苏面前的空盘里,如愿获得他家苏哥哥的摸头奖励,心情甚好的拉着坐在一旁的萧景琰,将他的手与梅长苏的相叠,使劲地拍了两下又道: “你也吃”

  “谢谢飞流。” 萧景琰愣愣地点头回应,见那孩子得意的一笑,又飞快地窜回人群中去拿自个的那份点心来吃,让他不禁莞尔。

  梅长苏默不作声地想收回手,不料却反被对方攥得更紧,萧景琰悄然蹭进指缝与之十指相扣,藉由彼此宽大的衣袖遮掩下,一脸泰若自然的拿起盘子里的瓜果切块吃了起来。

  罢了,聚在这儿的人对他俩的关系多半也是心照不宣,难得热闹的家宴,也没必要百般顾忌君臣之礼,何况他可是苏宅之主呢。梅长苏轻轻回握了一下,拾起两粒葡萄送入口中,享受秋季丰收带来的美味成果。

  

  黎纲将周遭的灯烛都给熄灭了,甄平拿起酒坛为在场的众人一一斟满桂花酒,刚结束巡守之务的列战英与蒙挚带着萧庭生相继到访,宫羽弹奏的新曲带了点轻快活泼的节奏,早早结束家宴前来凑热闹的言豫津拉着萧景睿开心地入座,大伙在柔和的夜色下对月把酒言欢好不畅快。

  如同明镜般皎洁透亮的圆月,晕染幽蓝的天际,偶有薄云因风浮动却仍遮掩不了点点繁星闪烁,院子里盛开的金桂花香馥郁充盈于空气中,灿金的花瓣纷飞在觥筹交错之间,落入梅长苏所持的流霞中点缀,增添几分香气,诱得那人一时不察多尝了几口。

  想来稍早前回掌心国度过节的那俩小生物,现在也跟他们看着同样的景致吧。

07.

  

  月下,一坛空酒瓶滚落于地,两盏酒杯被搁在廊边,杯底还余有几滴金陵春映照出满月的倒影。

  内室,厚重的毛裘散落在火盆附近,书案上的白瓷瓶与奏折裹了层柔和的火光,砚台里的墨还没研磨开来便被搁置在一旁。

  因酒精催化而松下心弦谈笑风生的低语,于不觉间因眼神或指尖数度相触而逐渐产生变化。就在相视而笑的瞬间轻轻浅浅落在眼睑上的吻开始,细密的啄吻如雨点绵绵,唯独绕过最柔软的唇瓣。

剩下走外連

-----------

全文一萬一多一點.....我為什麼要寫R虐自己??????
而且還犯文字潔癖每打時間副詞之類的(非名詞)詞語都會反覆搜尋看有沒有重複(允悲
R的部分大概有四千多,我還以為我除了接文以外不太可能寫出這麼長的(ry
這篇的起因是我在中秋節畫的"這張賀圖",自己被加筆月兔版的長蘇萌到,在十月初才突然被雷打到想寫月兔蘇蘇的我!WHY!人森真是不可理喻!
但是兔兔蘇也豪好吃!好萌!好羨慕琰琰!我們家殿下最蘇!(實力寵兩寶

剛剛被屏重發T.T

评论(13)
热度(4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