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原作戲劇51集捏他衍生

▶敬請搭配昨晚先發的後續《殿什麼下》食用



靖蘇《殊與蘇》

01.

  如今回想起來,才發現那人從一開始就深知自己的性格,甚至反過來利用這點,為的就是不讓他產生多餘的情感吧。


  蕭景琰望向梅長蘇,後者特地前來東宮,卻只為了跟他說自己現在這個身份不能也不應該恢復「林殊」之名。



02.

  「就算案子翻得再徹底,我也只能是梅長蘇……不能變回林殊了。」

  「為什麼不可能!」蕭景琰出聲反駁,這件事明明只需要解釋清楚不就行了麼?他的話語飛快,又道:「如果誰敢對此有所異議——」


  「你先聽我說完。」梅長蘇急匆匆地打斷他的話,見人有些不服氣地蹙眉,旋即轉過身去輕嘆:「蘇哲是什麼樣的人,全京城都知道……」


  聽那人又開始將自己身為謀士的身份貶得一無是處,老把「陰詭」之詞掛在嘴上,蕭景琰便反問了句「那又怎樣?」


  身著青衣的那人始終希望他能保有赤子之心,希望他身為未來的天子能讓天下有個清明坦蕩的朝局,所以他蕭景琰必須要有個完美的開端。


03.

  他說他能做到。

  而他也相信他能做到。那一瞬欣慰的笑容,蕭景琰沒有看漏。


04.

  「所以在你身邊,絕對不能有蘇哲這樣的謀士。」梅長蘇的話語堅定,滿心都只擔心自己現在的這個身份會為對方招致不必要的污名。


  儘管蕭景琰隨即回道這並非不可解釋,然許是那人自輕慣了,又搖頭駁道自己身上已經沒有半點昔日的痕跡,這種事說出來未免太過驚世駭俗。


  哪怕他說他不介意,梅長蘇也只是無奈地看著他,說自己會介意,也希望蕭景琰能介意。

  天下人、天下人,唯有把天下人的看法放在心裡,才能夠懂得自省與約束,才能成為一代明君。


  這些大道理他又豈會不明白?蕭景琰的神情越加嚴肅,但眼前的那人卻移開視線,像是在說給自己聽,像是想說服自己。


  「就讓當年的林殊永遠保持大家記憶中的樣子,不也挺好嗎?」


  梅長蘇說得雲淡風輕,可那眼裡是無盡的愁,愁得蕭景琰內心陣陣泛酸,眼眶發熱,愁得他一個箭步上前就捏住了對方的臉頰。


  「夠了,不許你再這麼說梅長蘇。」語似責怪,卻也掩不住那滿滿的心疼之情。

  「哎哎、你怎麼這樣啊……」梅長蘇一時不察被捏的哀呼了聲,氣勢瞬間矮了半截。


05.

  林殊也好,梅長蘇也罷,你就是你啊。蕭景琰鹿眼圓睜,烏黑深遂的眼瞳裡似如湖面閃爍著微光,倒映出梅長蘇欲言又止的面容。


  就算你只是梅長蘇又如何?就算你不是林殊那又如何?這些能抹滅掉你這十三年來的心血與活著的證明嗎?蕭景琰接連發問,步步逼近使得梅長蘇不自覺退了幾步。


  「你能別捏著我的臉說話嗎?」梅長蘇握住他的手腕,癟了癟嘴看起來有些委屈。


  那柔軟的觸感倒是挺好的。蕭景琰暗忖了句,終於露出笑容來輕撫對方的臉頰,直直望著梅長蘇好半晌才開口。


  「不管是小殊還是長蘇,我在意的只有眼前這個你啊。」


  霎那,他清楚捕捉到那人眼底的動搖。



06.

  過於靠近的氣息,過於專注的神情,過於溫柔的話語,一再撥亂江左梅郎的心湖。


  他向來明白當今太子的心性。


  這次他沒再移開目光,只是頷首而笑,一如往常的清雅;卻又不同以往的格外真誠。




07.

  ——罷了,偶爾就讓景琰一回也無妨。





-----------

"就算你只是梅長蘇,那又如何?"

昨天其實是先畫這張,主要就想畫最後面捏臉的那幕,可是前面長蘇一直在說自己身為蘇哲這個身分有多不好巴拉巴啦的,真的是每次看到就好想搖他喊你別再這麼說自己啦~~~雖然有濃縮了但圖的字還是好多(允悲)

今天邊看劇邊摸了個短篇配文ヾ(=`ω´=)ノ

......我也好想捏捏蘇先生的臉(滾

评论(16)
热度(6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