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靖蘇《未知》之三

※轉世設定,含原作劇情局部脈絡但非主軸

※私設如山,兩人的身分目前皆未明朗

※蕭景琰 x 梅長蘇

(為了避免破梗,暫時不附上雙方設定)

(一)(二)、之二配圖

▶新增系列TAG:靖蘇未知

▶繁體好讀版會固定放在weebly,網址請移駕LOF置頂的文區



06.


  狐狸这种动物的生活总是这般慵懒吗?怎么感觉每次来,那个小家伙大部分时候都是窝成一团在睡觉的模样?


  你带着疑惑走向那只——待在树洞里却没藏好大尾巴反而露出一小截尾端的——小白狐,瞧那左摇右晃的频率简直是诱惑人去碰、不对不对,这是代表当事狐心情不错的讯息。


  在你伸出手正欲开口时,他倏地转身低鸣了声,小小的爪子在树洞下缘嗒嗒拍了数下,瞅着你的模样好似在反问你想做什么。


  你绷住嘴角的笑意将其抱出他的窝,故作不懂地说道"你啊,再这么窝着小心变成小胖狐。"


  随即便听见他哼唧两声,反驳似的又往你的脸推了几把,早已习惯的你抱着他坐在树下,仔细检查了遍数日前扭伤的右后脚,看起来已经没什么大碍,至此你不由得松了口气。


  上回帮他包扎完后一连好几天都不见那只白狐狸的踪影,你还担心他会不会被其他肉食动物给抓去,而今这么看来也许是待在更隐密的巢穴好好养伤了吧。



  "我摘了些野莓,要吃吗?"你拿出稍早前在河边清洗过,小心包覆在帕子内的果实放在他面前,只见他嗅闻了一下便抬头看着你。虽说狐狸的眼睛本就狭长,不过他的瞳孔倒是圆圆亮亮的,眨巴眨巴地仰着小脸望着自己,莫名就让人生出些怜爱之意。


  总觉得这眼神似曾相似。萧景琰对心里突地冒出的念头有些茫然,一边捏起野莓放入口中,见状他才跟着衔起你掌心里的一颗浆果咬下,俄顷又是一声短促的悲鸣。


  只见他皱着脸捂住吻部,蹬着后脚在你怀里滚了半圈,整只狐缩在你的腹前。


  糟糕、是太酸了吗?应该没有摘错品种才对啊?你一边拍抚他的背,将帕子放到一旁,轻声问道"还好吗?没事吧?",一边将整只狐抱回腿上靠好,轻轻挪开他的小爪子,哄小孩似的亲了亲。


  "姆?"方才还皱着眉的白狐面露无辜,歪着头的模样像是不解萧景琰的行为,倒是被狐这么一瞧的那人忍不住多亲了好几下,甚至还埋进他颈上那圈蓬松的毛皮里吸了几口。


  不知为何小白身上总带有梅花清冽的香气。


  慢了好几拍才意识到被吃豆腐的小白狐又再次挣动了起来,大大的尾巴甩来甩去地意图挥开对方,而你忍俊不禁地按住他的前爪又问:"还酸么,小白?"


  被唤作小白的狐狸没好气地瞥了萧景琰一眼,在后者亲手递来一颗野莓时飞快地咬下,小小的牙齿擦过其指尖。


  野莓的香气馥郁又多汁,带有玫瑰与葡萄的味道,实际吃起来倒是清淡,微酸微甜相互结合的滋味不腻人。那只白狐这次睁圆了眼瞳,没等你反应就跳到草地上把放在帕子上的野莓一扫而空,吃得津津有味,一反稍早前的态度。


  "喜欢的话,我下次再多带些给你。"你笑着揉揉他的头,抽出另一条干净的帕子擦了擦他嘴边沾染鲜红汁液的毛。




  恍惚间又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萧景琰按了按突然紧缩抽痛的心口。





-----------


雖然還有很多想寫得但不想一次塞滿,

總之是個慢慢來的系列,這幾天找了些雪狐的資料覺得被療癒(TT)

评论(8)
热度(3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