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靖蘇《未知》之四

※轉世設定,含原作劇情局部脈絡但非主軸

※私設如山,兩人的身分目前皆未明朗

※蕭景琰 x 梅長蘇

(為了避免破梗,暫時不附上雙方設定)

(一)(二)、之二配圖(三)

▶系列TAG:靖蘇未知

▶繁體好讀版固定放weebly,網址請移駕LOF置頂的文區



07.


  所谓的终焉是什么样的景色呢?有人说那是另一个世界,有人则说就只是一片虚无。然而谁也无法定论真实的情况是如何。


  那么你见识过的又是如何呢?


  听者静默不语,朝身后望一眼,仅仅一眼。


  是吗?发问者只是喟叹。



08.


  从白天到黑夜,一天共有十二个时辰。

  光是睡眠就几乎占了一日的四个时辰,可不知从何时开始,你对时间的感受逐渐模糊,直至你遇到了那个极其有灵性的小动物。



  你抱着惊魂未定的白狐,不断拍抚他炸成整团圆滚滚的毛皮,丝毫不在意被抓皱的衣襟,眼神幽深望向早已远去的胡狼群,嘴角不自觉绷直。


  胡狼虽为杂食性动物,狩猎也专挑中小型的猎物居多,有时甚至连腐肉也吃,但根据你的观察,赤狐的食性与之相似,两者属竞争关系,一般有胡狼大量生存之地,赤狐的数量便会相对的少,反之亦然。


  虽说还不确定小白是什么品种的狐,但按理来说这两种动物平时应该不会有什么交集才对?毕竟狐狸是机警又温顺胆小的动物,基本上都会主动避开对自己有危险或威胁性的事物。


  ……不过第一次遇到那只小白狐时,他还真挺没戒心的。萧景琰忍不住往狐的后颈揉了一把,引起对方满是疑惑的鸣叫。

 

  一般狐崽在成年前应该都会与家人一起生活,但你却从未看过跟他一样品种与毛色的狐狸。又或者就是因为他体型小才被作为猎捕的目标呢?


  "你到底是从哪来的呢?"你抱着他走到湖边,眯起眼眸看着完全消失在地平线彼端的落日,喃喃低语初次相遇时的疑问。


  而怀里已被抚顺毛皮的小家伙只是啾了声,往萧景琰的左肩抓挠了两三下,径自将小脑袋瓜枕上那宽厚的肩头。


  明知对方不可能回答这个问题,但你仍好奇他的来历。


  为何跟自己一样孤身一人?

  为何一直待在这里?

  为何不怕自己?

  为何不逃?


  你的思绪纷纷乱乱,却被颈侧真切的温度拉回理智,也不知道他是否感受到你情绪的变化,忽地就挤蹭了过来,你顺势摸着小白狐的头问道:"一起看星星吧?"


  他的狐尾轻轻晃了两下,你当他同意了。



09.


  俯瞰山脚下的村落烛光愈趋零星,炊烟袅袅将其笼罩,似如催眠的前奏;与之相对,大自然的声音逐渐鲜明,虫鸣和着夜行性鸟类的啼声此起彼落,正值繁殖期的鹭鸶群最为喧闹,夜鹭飞过天边时发出的"嘎--"叫声让那只小白狐随之张望,在萧景琰脚边转来转去的看起来相当雀跃。


  "你转得我都晕了。"


  确认完周遭没有具攻击性的野兽,你蹲下身子伸出双手阻拦他的去路,后者用额头往你掌心蹭了蹭,又用小爪子朝你的脚尖拍几下,仰起头来鸣了声,将其抱起时他身上沾满了在花丛中打滚的气味,那天真无邪的模样让你在跟他对话时嘴角总不自觉扬起。



  这毛团应该也不算是幼崽,要不也不太可能没父母照看还能生存至今。

  假若今天没正好撞见意欲攻击他的胡狼群,这只小白狐真的能平安脱困吗?萧景琰抱着满腔疑问,一边抚顺对方的毛皮。


  "呜嗯……"撸毛撸到头上跟颈部之间时,他发出了舒服的哼声,不仅双眼眯起,就连前脚也缩在身前,看起来相当放松的模样。


  这么放心一个来路不明的人真的没问题吗?你的手随着思虑悄然挪开,只见对方随即睁眼追寻你右手的移动还翻了个身,当你冷不防摸向下巴时他眨着浑圆的眼瞳,往下揉到那圈「毛领」厚实到分不清是颈部还是胸的位置才遽然缩起身,往你的手咬了下。


  "哎。"你迅即收回手,虽然吃了一惊,但牙印很浅也不怎么痛。他抗议似的叫嚷着,小巧的齿列整齐而尖锐,你鬼使神差地拉起袖子将左手臂横在他面前一脸正经地道: "抱歉啊,不晓得你不喜欢被摸那边,给你多咬几口解气吧。"


  "哼呐。"白狐不领情地撇头,往你腿上抓划几下权充撒气,隔着衣料就跟抓痒似的。他原地转一圈将自己团成圆打了个哈欠,一派悠哉。


10.


  时逢昭节,草长莺飞,正是万物复苏之季。虽已入子时,仍有夜间活动的生物时不时传来声响,东风微凉,携来清新湿润的花草味,拥有丰厚毛皮的小白狐却犹似畏寒地往萧景琰怀里钻,后者索性将他抱在身前,屈起双膝替其挡风。


  "小白,往上看看有什么。"你在他耳边低语道,轻轻点着他的鼻尖。


  云雾稀薄,夜色渐沉,鸦青天幕洒满碎银般的星辰,不似金轮夺目,亦无玉盘皎洁,微小光点与湖面倒影相映闪烁,恰如天地融成一色,霎那恍如投身于汪洋星海之中飘浮。


  小白狐发出细微的鸣叫声,小小的爪子搭在你的手臂内侧,蓬松的狐尾有一下没一下地扫过你的大腿,往后仰时那柔软小巧的狐耳蹭上你的下巴轻轻颤动了两下,是个低头便能与之相触的距离。


  于是你低头亲了一口,眼底是比繁星更璀璨的温柔。





-----------

你的眼底是比繁星更璀璨的溫柔。
-----------

整篇都在找科普資料的我(...)

最近看的狐狸影片都會自動帶入成如果是蘇蘇會是如何

好想快點寫到雙方的詳細設定啊~~~

评论(6)
热度(3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