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濔米蘇

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專門拿來堆放瑯琊榜、偽裝者的子博;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靖蘇誠台凱歌一直線;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琅琊榜│靖苏《搁浅26》

※20岁萧景琰x18岁梅长苏

※现代青梅竹马学园AU

※记录用/14~20篇:插圖集中

▶《01

▶《23》、《24》、《25



  睁开眼,你所见着的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淡蓝色天花板,身上的棉被盖得相当严实,房内的空调是舒适的二十六度,空气清净机悄然翻动了扇叶,摆在右侧书柜第二排的那台小音响流泄出轻缓的旋律,床头旁矮柜上的橘子造型夜灯在一片漆黑中绽出一团鹅黄光圈。拿起被压住的便条,上头简洁的字迹只写了句「好好休息」,你依着笔划反覆描摹,像是试图寻出执笔者是否有留下蛛丝马迹;抑或无意识地冲刷静默。


  如果不是因为房间被弄得如此舒适,如果不是看到了这张纸,你几乎都要以为有关萧景琰的一切全是场梦。

  你跟他不是青梅竹马,他不是你的邻居,不是学长,不是同学,不是恋人,全都是自己太过孤寂而妄想出来的美梦。


  如此一来独自看家的台风夜你会躲在房里;迷路时也许会花上大半天才能找到回家的路;那场险些失明的意外也许不会好得那么快。你不会跳级、不会加入篮球社当经理;不会因为无法向任何人述说的单恋而失眠;不会因为太过想念那人而哭泣。


  你将脸埋入双掌间深吸了一口气。原以为一个月足够冲淡对萧景琰的依恋,未料只是适得其反,想见他的念头蜂拥而至,此刻的你仿若坠于深海中。




  儿时的梅长苏虽较其他同龄者体弱,但在当时所能接触的运动项目中,他倒挺喜欢游泳的,或者更正确点来说是「泡水」,那种漂浮在水中的无重力状态很让人放松。

  每次家人带着他和萧景琰、穆霓凰去市区的养生馆时,梅长苏喜欢套着柑橘造型的泳圈去泳池区,趴在上头随着水波漂,常常一不小心就会睡着,而后被萧景琰捞回休息区顾着。

  再后来,霓凰跟景琰与其他小孩开始比拼谁游得快,总是玩得不亦乐乎,这才勾起了梅长苏想学游泳的兴趣;在萧景琰手拉手教学与泳圈的辅助下,他吃过几次水,闹过几次脾气,累了就趴在对方背上打盹,花了整整一个月才总算学会了自由式。


  就在六岁那年的大暑,他们两家一起去苏州的天堂岛渡假。那儿坐落于如翡翠的太湖之中,周遭被芦苇覆盖,湖边有成群的野鸭优游于其中。大人们乘着竹舫游湖,而他们跟当地小孩在芦苇丛中玩捉迷藏。


  「都躲好了呗——」

  「躲好咧!」


  打小机灵的长苏趁着当鬼的人抓到其他人时,悄无声息地更换到另个地点藏匿,个子娇小、手脚灵活成了他最佳的利器,十次有八次是躲藏到最后没在时间内被发现的胜者——其余两次则是景琰当鬼的时候才会例外。


  「怎么躲哪儿都会被景琰哥哥找到呀……」

  「嗯?只是靠直觉啊。」

  「又是直觉!不公平!」

  「有什么不公平的,小傻瓜。」萧景琰被比他矮上不少的邻家弟弟气鼓着脸又胀红双颊的模样逗乐,握住他捶来的小拳头,戳了戳他揪在一起的眉心哄道:「要是找不到你,我会很伤心的。」


  「这样啊……我不要景琰哥哥伤心。」一向乖巧懂事的那人拉着对方的手贴在颊边,圆滚乌黑的大眼一瞬也不瞬地望着萧景琰,脑中灵光乍现昨天与母亲在睡前看的电视剧,踮起脚尖揪着他的衣领往脸上吧唧了一口,半刻后耳语道:「长苏……不会不见的。」


  再几个月就即将升入三年级的萧景琰慢半拍地红了耳根,伸出双臂紧紧抱住怀里娇小柔软的人儿,点头应声,有一下没一下的拍抚他的背。

  「嗯,约好了。」

  「景琰哥哥也不能不见喔!」

  「好。」

  两人勾了勾手指头做下约定,在下一回合开始时才分头行动。


  梅长苏这次选择在位置稍微偏僻点的大树后方,未料在杂草丛生之处被枯树枝绊倒了脚,发出了明显的声响,随即引来当鬼的高个男孩狂奔而来,惊得他只好弃守原先的藏匿处——反正别被抓到都还有机会逃脱——未料一拐弯梅长苏就跌入了湖里。


  在惊慌下完全忘记所学,导致他沉溺得更快,乱了呼吸而直冲鼻腔的湖水呛得发酸,眼见成串的泡沫向上飘至水面又逐一破裂,一片芦叶被水波震开,梅长苏挥动四肢越加想逃离却反被水流掳住,他依稀听见熟悉的呼喊却无法回应,当亮得晃眼的光点逐渐远去时,包围自身的就只余绝望。


  ——会失约吗……——

  年幼的梅长苏在失去意识前,脑海闪过一句微弱而难受的问句。


  如果不是萧景琰第一时间反应过来,找了附近的渔民救援,也许他就会葬身于太湖也说不定。自这起事故后,梅长苏又变回不谙水性的状态。




  而现在坐在床沿边捏着便条发呆的那人,就像是忆起当初溺水的恐惧,周遭的空气犹如瞬间被抽空,你扼住咽喉大口地喘息,豆大的泪珠滴在纸上,晕开一昙靛蓝花瓣。


  想见你、想见你、想见你——

  你无声地呐喊着说不出口的话语。


  夜色如墨,深似海,此时的你仿若坠于海底,无法逃脱,越加沉沦。


(by 2017/09/29)

---

無法向任何人傾訴的「想你」。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4)
热度(27)
©一口濔米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