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靖蘇《未知》之六

※轉世設定,含原作劇情脈絡但非主軸

※私設如山,兩人的身分目前皆未明朗

※蕭景琰 x 梅長蘇

(為了避免破梗,暫時不附上雙方設定)

(一)(二)、之二配圖(三)(四)(五)

▶系列TAG:靖蘇未知

▶繁體好讀版固定放weebly跟水裡寫字,網址請移駕LOF置頂的文區



14.



  午后,丽湖边成排的的柳树皆有五至十米高,树干粗壮,枝条细长而柔嫩地垂于湖面,沾染日光的落叶如一艘艘小舟划开一池静谧。


  文人墨客总将杨柳随风摇曳的姿态描绘成如少女拂发,如孩童嬉戏之景。原先翱翔于空的燕群似也能懂此番雅致而低飞掠过湖面,有两只就直接停在湖边岩石上休憩,慢条斯理地相互理毛。


  明朗的天际慢慢积聚起云,条条排列整齐如鱼鳞般紧密,水里的鱼形似想仰望此景接二连三地浮出冒泡,还有几条鱼不约而同地跃出水面打了数个半圆。蛙鸣时续时断的传来,空气逐渐变得又闷又黏,云层愈来愈低且增厚了不少,犹如披上白色帷幕将大片的蔚蓝覆盖,猛一看还会以为是鱼从天上逃回湖中逍遥。



  板岩边上的那朵雏菊花瓣颤动了两下,滴滴答答,随着落下的水滴摇晃。


  你如梦初醒地抬头看了眼,任由雨水打湿你的额发,摸了摸浓密的眉毛随意拨开遮住半边视野的发丝,水珠短暂凝聚于眼睫上,在眨眼瞬间滚落,你随手拿起一块石头斜靠在板岩上,让那朵小花能免于遭受雨袭击。


  现在该去哪呢?你茫然地张望被雨切割得朦胧的原野,除了你之外的动物早就纷纷避雨去了,虽说春雨绵绵细如千缕银丝花针,可淋久了脑壳也莫名泛疼,这么一直呆站着也无济于事。你直觉走往遮蔽物最多的森林,小心闪避随风摆动的枝桠,却仍不免俗地沾上许多飘散的落叶。


  喀擦一声,你不小心踩断一根树枝,稍微缓下脚步,将其小心翼翼地挪至树下,不合时宜地想起那只有些顽皮的小白狐为了偷看自己或单纯地想要靠近而不小心从树上摔下来的事儿。


  他会不会又是在哪儿受伤了呢?你才刚闪过这个念头而已便连忙摇头否定,那可是你最不想看到的情况之一。




  "呜嗯……"

  --然而远方却传来细微的悲鸣。




  15.



  若说人类是因「未知」而感到恐惧,才将所有事物冠上「名」借以描述该事物的性质,那么便能由此明白语言的力量影响之大。


  传说华夏神话里人类饱受各方妖魔鬼怪欺负,而远古时期有一只名为白泽的神兽,能言人语,通达天下万物之情理。黄帝巡守时,在东海海滨遇到这种神兽,向其请教鬼神之事;白泽告诉了黄帝一千五百二十种鬼神的事情。黄帝命人将其记录下来,并绘上图案,以示天下,这才让子民得以安居乐业。


  倭国那儿有种「言灵」的说法,概念与其相去不远,万物皆有真正的名字,有能力者知其名便可驱使、为己所用。




  在你呼唤为其所取之名时,他确实回应了你。


  "小白,别怕,是我。"你在一个半人高的坑洞里找到了那只小白狐。那是个被灌木藤蔓层层遮盖的一个坑洞,附近还有散落一地的野莓,其中好几个都已被雨水冲刷得软烂。


  万幸的是他看起来似乎没有受伤,只是比先前的小灰毛团更进阶成大灰团子罢了。你仔细检查了遍才安心地拍抚那只没什么精神的狐狸,拾起一片枯黄的面包树叶子替他遮挡些风雨,再将其护在衣袍底下抱好,迅速地返回住处。





  16.


  那是位于九安山不远的一方宁静之地,虽然自从遇到小白后你已好一阵子没回去了,但那儿仍有人不时会去清扫,里头的装潢依然简洁大方,没有过多的摆设,入眼之处都是相当整齐干净的。


  走进放有沐浴器皿的房间,那只蔫头耷脑的狐狸突然睁开了眼眸好奇地四处张望,你顺势将他放了下来,随手解开沾满泥泞又湿答答的衣衫放入一旁的木盆,抽了一条细葛布巾稍微沾些水再将踩了许多泥印子的狐狸一把抱起,先把他的小脸给擦干净,随即便见他意欲拨开,你连忙将他放到腿上,捉着他的前脚,另一手拿布巾从爪子开始搓。


  "姆……"像是不习惯被如此对待,小白没半刻就蹬着腿想挣开。


  "不喜欢这样弄吗?"你停下动作,光凭一掌就能轻易地制住他,萧景琰一脸认真地与后者对视,"可是你灰溜溜的我都快认不出来了,是不是该改叫你小灰呢?"


  "嘎!"那灰溜溜的毛团豆眉微蹙,两只小爪子抗议似的往你的手背拍了数下。


  你忍俊不禁地摸摸他的脑袋瓜,手指往下推开他的眉心,"乖啊,擦洗完我们再一起入浴池,很温暖的。"


  话语方落,他只瞅了你一眼便朝你的胫衣抓挠两下,迅即翻身趴在你的腿上,你试探性地轻拂他的背部悄声问道:"这是让我从这儿开始擦,对吧?"


  这次他没出声,只是意兴阑珊地晃了晃尾巴示意。


  这倒让你不禁有些好奇这平时白白净净的小家伙自己一个人生活时,都是怎么打理自己的。毕竟除了碰巧接住他从树上摔落的那次比较灰外,小白他狐如其名,毛色一向都洁白如雪,天气好时仿佛还会发光似的白。


  据你的观察,动物们普遍都有清理自己的方式,跟人类完全不同,相当的五花八门,同时也能让它们保持健康。不过你还真没见识过一般狐狸都是怎么做的。


  毕竟狐狸这种动物基本上都很机灵,不会让人轻易觅得它们的踪迹。

  虽然你面前的这只有时候反应会慢半拍,但他能听得懂你说的话,也算是挺聪明的吧。你将布巾放进装有皂角而起泡的盆子里浸透,重新拧干后一边想着,一边舀了一勺温水慢慢地淋湿小白的后背,那皮毛瞬地变得扁塌。



  "这温度还可以吗?"你轻揉他的后颈,慢慢在他身上搓洗出绵密的泡沫来,那条尾巴蔫蔫的晃了下,兴许是不想见到自己此时的模样,小白抓扒你的衣裤硬是把整张脸都埋进去。


  见状你不由得好奇了起来,他究竟是不喜欢沐浴还是感到难为情?照理来说动物除了基本的喜怒哀乐外,通常不像人类那般有较细腻复杂的情感;但近期与这只白狐相处下来,他极其有灵性到即便你俩语言不同也沟通无障碍。



  萧景琰以前也曾经照顾过动物。你顿了顿,突然有个画面闪过脑海,于是你从器具齐全的矮柜里拿出了一个软毛刷,一手捧起小白的尾巴,顺着毛轻轻刷洗,当你刷往根部时他却突地绷紧了身子,趁隙挣脱开来,一溜烟跑到门边又推又拍。


  "……你湿答答的是想去哪儿?"你啼笑皆非的看着那个慌乱地团团转的瘦狐狸——看来他的毛真的挺膨的啊,之前还逗他当心变小胖狐,如今看来反而是太瘦了点。


  你思忖着,伸手将其围困住,只见他伏下身,耳朵往后贴,嗷嗷叫嚷着,尾巴蜷在身后紧靠着门板,在你伸手想摸他时,后者又抓划了几下地板想喝止你的动作。


  "尾巴根部可是最需要好好清洁的地方喔。"

  瞧他那警戒的模样,霎时让你兴起既想捉弄又想安慰他的念头,方想伸手摸便被对方赏了一掌,在手背上留下四道抓痕。你吃痛地嘶声,尽管伤口很浅但还是渗出了血丝,萧景琰眉头微蹙有些意外地盯着自己的手背。


  逃到矮柜后的那只狐狸见状又忍不住探出头来,那看起来有些心虚的模样令你无奈地叹了口气。


  "你如果真的不喜欢,我就不勉强了。"你放下了软毛刷跟布巾,两手摊开以示投降,"不好意思啊,原本是想让你舒服点的。"


  不过还得帮他把身上的泡沫冲洗干净才行啊。完全没料到他会这么排斥。在你陷入沉思时,小白又凑了过来,径自往你手背上的伤口舔了舔,再用鼻尖蹭你的掌心。


  "不怕脏啊,小家伙?"你还没来得及调侃他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为,他就垂着耳朵低鸣了声,叼着软毛刷倏地趴在你的腿上,放弃了挣扎。


  到底该拿这小家伙如何是好呢?这次你只是轻轻按摩小白的后颈想让他冷静下来,方才被他舔舐过的伤处微微发热倒是不怎么疼了。


  小白稍微抬起头来眨了眨眼睛,他将软毛刷递还时那满脸愧疚又无辜的表情让萧景琰心头一揪。



  再一次地向其询问意愿后,为了不辜负他的信任,你将他抱入怀里拍抚,撩起狐尾轻轻刷洗尾巴根部,毕竟这儿是排出油脂分泌物的部位,不好好处理可不行——虽说他的私处其实还挺粉嫩的,不像外层的毛皮滚得那么脏乱。


  萧景琰仔细地清洁每一处,并且为了减低对方的不适而加快了速度,尾巴搓洗完后依序是腹部,最后是四肢。


  小白从头到尾都紧闭双眼,一副任君摆布的模样,洗到某些敏感处时会哼哼几声,稍微扭动一下。整体而言算是相当乖巧,等到把他身上的泡沫都冲掉后,他才奋力地甩动身躯,你被喷得满身都是水倒也不恼,只是先将毛翘得蓬乱的狐狸安放在木桶内,自己简单净身后才抱起他一起进入温暖的浴池。





  17.



  折腾这么久总算是能好好放松了。你背靠在平滑的砌石上,随手拨开散落的发丝,一边轻缓揉着他的后颈。


  原先还以为泡水又会费一番工夫,出乎意料地小白似乎挺喜欢的。他只有在入浴的那刻发出细微的呜咽,有些紧张地巴在萧景琰的肩头,可却怕自己的爪子又划到你不敢太使劲,小小的身躯没了施力点而微微颤抖,配上微垂的眉眼与紧贴在脑袋瓜上的小巧狐耳,实在是可怜可爱得紧。


  在你不断地抚摸与温言温语下,他终于解除了紧绷状态,整团软绵绵的依偎在你怀里打盹。至此你才松了口气,听着外头淅沥雨声好像也没那么沉闷了。





  或许他也是累了,时过日昳,直至你用棉巾细细密密地擦干彼此,将小白抱回房内,他才睁开双眼眨了眨,宛如刚睡醒一般蜷着前爪理了理吻部跟耳朵,自个儿又再甩去身上残余的水,恢复你所熟悉的蓬松白狐。


  "嗯呐啊!"小白原地转了一圈,看起来相当开心地抱住自己的尾巴滚在你刚铺好的被褥上,你顺势接住险些滚下床的狐狸,一把将他捞进怀里,低下头来埋入他松软绵密的雪白毛皮里大口呼吸那带有清雅梅香的气味。


  传闻大部分的狐狸身上都具有奇特的臭味借以保护自己,可这只白狐却自带芬芳,犹似吸引人靠近,不具威胁性的极其好闻。


  某方面来说,实在是太危险了啊。



  "嗯姆唔……"又被吃豆腐的白狐痒得挣动了起来,在萧景琰的额角拍了好几下,可那柔软又有弹性的肉球并没有太大的杀伤力,反而让对方笑得更欢。


  "小白,跟我一起住吧。"你将他抱到与自己的视线齐高的位置,一脸认真的表示。




  骤雨初歇,春风凉爽宜人,正是万物复苏之时。

  雪白的狐尾轻轻扫过你的手臂,他确实回应了你的呼唤。





-----------

這次字數約三千七,比自己預設的還多了不少,
雖然找資料科普的時候有找到狐狸真正的洗澡方式
不過...一般人(尤其古代)應該不太可能會知道,
所以姑且還是按照幫貓洗澡的方式來寫了XD
覺得吸貓是件很幸福的事,所以吸狐一定也是(欸

评论(8)
热度(3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