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靖蘇《未知》之七

※轉世設定,含原作劇情脈絡但非主軸

※私設如山,兩人的身分目前皆未明朗

※蕭景琰 x 梅長蘇 (為了避免破梗,暫時不附上雙方設定)

▶上一回:()、之六配圖

▶前幾篇請戳系列TAG:靖蘇未知

▶繁體版固定放weebly跟水裡寫字,網址請移駕LOF置頂的文區

此篇提示:有其他角色登場(!)






18.


  狐狸的「型态」还挺千变万化的。又或者该更正为是「小白」这只白狐狸才对,毕竟你自从遇到他之后,就很少有机会看到其他的野生狐狸。

  人啊,在没事做时总会不自觉地观察周遭,即便只是随意走走看看,看久自然也会留下一些印象。

  至少在你的印象与耳闻中从来没有见识过狐狸的其他面貌,世俗总说这生物是狡诈的,你不禁嗤笑反驳这根本是无稽之谈。

  小白是很聪明没错,可是那天真纯良的模样压根与狡猾阴险扯不上边。上次听到行经的旅人笑骂同行者是个狡猾的狐狸,你差点没忍住向他们炫耀小白有多么地讨人喜欢——嘿,那可不行。理智的你迅速劝阻这个念头,你可不希望小白被其他人类给发现,他的毛色如此特殊,要是被利益薰心之人瞧上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以萧景琰之名作为担保,你绝对不会让小白被其他人或动物给伤害。


  你将小白放到腿上,拿着一把半月形木梳轻柔地为其梳顺毛皮,他偶尔会抬起毛茸茸的小脑袋看你一眼,即便你已经戳了好几次他的眉心也毫不退缩。

  "怎么,这么不放心我的技术吗?"你不禁调侃道,小白却是相当不给面子的打了个哈欠,又挠着吻部自个儿舔顺前肢的毛皮。


  刚泡完水的小白就只是只瘦狐狸,在他甩水时则是个……高速转动的毛球,甩完是颗圆滚滚的小雪球,在等毛干的过程会变成整圈蓬松圆润的棉花团。这些都是你平时未曾见过的「型态」。


  在你摸往腹部仔细地梳开细柔的毛时,他不免俗地再次挣动了起来,你这次索性按住他的下腹揉了两把,另一只手锢住他的上半身,将整只狐圈在怀里笑问:"你也是公的,还怕我把你怎样不成?只是帮你梳毛而已,别这么紧张。"

  "哼唔!"小白的尾巴迅即甩了两下,不服气地拍打萧景琰的手臂,被放下来时还回敬似的往其胯间踩了几脚,而后跳到被褥上慢条斯理地整理自个儿的毛皮。


  顺完毛后的小白又变回你最熟悉的姿态。虽然不管是什么样的他都很有意思,不过果然还是颈部有一圈特别蓬松的天然毛领,下半身稍微有点曲线的这模样最可爱啊。


  你再度将他捞回来蹭向他柔软的肚腹轻喃"好困,陪我睡会儿……",而那只小白狐难得没有推拒,只是将前肢怡然自得地搁在你的头上,哄睡似的拍抚着,睡意朦胧间你看见他的眼底像是带了点无可奈何的意味。

  ——啊啊,萧景琰也有被一只小动物反过来安慰的一天啊。你的嘴角微微上扬。



19.


  嘎吱—--

  门外传来了奇怪的声响,惊扰了梦中人。


  萧景琰俐落翻身而起,手里握着藏在床板间的匕首,眼神扫向日落方的窗台,只见一个模糊的影子一闪而过,身边的小白狐飞快地跑到门边抓了抓门板,回头看了你一眼。

  你竖起食指放在唇上,要对方别出声,随即跟着轻手轻脚地走到门边矮下身子仔细聆听外头的动静。


  嘎吱、嘎吱——叩叩。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响起,小白往你脚边蹭了两下,用他的小爪子轻拍你的鞋面,复又按上门板,赶在他抬手要敲回去前,你将他抱了起来,压低音量一脸不解地问道"小家伙你想做什么?"


  原本想让他躲在安全的地方再来确认外头的状况,怎料这只明明应该具有高度警觉心的狐狸却毫不畏惧地想往外跑?


  面对询问,他只是往你的胸口拍了拍,又比向门口,那一脸坚定的眼神好似想告诉你"别怕,有他在"——看来自己似乎被小瞧了?

  你挑高眉头将他抱到肩上,要对方趴好躲好如果有危险就立刻跳开,别傻傻地待着。小白哼唧了声,自顾自地趴在你的后颈围了个半圆。


  门外再度传来扣扣声响,这次你倏地打开门,来者高举着手瞪大双眼显然还没反应过来,倒是让你不禁哑然。

  尖而耸立的耳朵,狭长的双眼与吻部,除了脚跟耳是黑色的,浑身都是红褐色的毛皮——这是狐狸品种中最常见的赤狐。

  跟一般狐狸不同的是,门外这家伙是双脚站立的。


  你闭上双眼再睁开,揉了揉眼睛又再自己面前挥挥手,而后发现对方的视线随着你的举止皱了皱眉,将右前肢伸向你。


  "还来。"一个平稳的青年嗓音至那个一开一合的狭长吻部传了出来。

  你忍不住往他身后看了看,朝周遭张望了起来,这是谁在附近配合这只狐狸演出么?

  "我说,把我们的少主还来。"赤狐往前一步,说到少主时比向你肩上的小白狐,"否则莫怪我不客气。"

  明明站起来的高度只及萧景琰的腰部,可那不苟言笑又气焰凌人的模样还真……一点也不像大众对狐狸的认知。


  又是一个奇怪的狐狸,不仅会站立会敲门还会说话,怎么感觉自家小白输了一截?你顺手摸了摸触感柔顺的小毛团冷静分析眼前的情势,又默默在心里补了一句,不过论可爱绝对是小白大胜。


  "嘎哼。"小白附和了句。

  "少主,我也只是任命前来啊。"不苟言笑的赤狐拱手说道。


  ……等等、原来小白是在跟这奇怪的家伙对话吗?

  愣神半刻才反应过来的萧景琰一把将小白抱进怀中,才刚投去一个疑惑的眼神,对方就一副交给他的模样拍拍你的手背,侧过身去又对赤狐挑衅地吐舌哼声。

  见状那只赤狐立刻瞪向你,双手抱胸一脸不悦道:"你是何人?为何拐走我们少主?"

  "在问人名字之前,不应该先报上名来么?"

  "嗯。"这次小白是真的附和道。

  "在下甄平。别讲这么多废话,我今天事情还多著呢。"甄平的狐尾朝地使劲拍了两下,不经意地露出了身后背着的剑鞘。


  我也才讲一句而已吧?萧景琰腹诽着,基于对方跟小白似乎认识,你面上还是保持着基本的礼貌答道:"萧景琰。你口中的少主是这只小白狐的名字吗?"


  "啊?才不是……"甄平突然竖直狐耳,往右侧扫了一眼,前爪搭上剑柄,"啧,太阳都下山了。你要是再继续打太极的话,就别怪我没警告你了。"

  话语方落,小白敏捷地往下一跳,窝在你的脚尖前,不发一语地盯著作势要攻击景琰的赤狐,后者见状连忙单膝跪地拱手低头。


  "少主,您别为难在下啊,梅帮主跟老阁主都说在月圆之日来临前,您必须回去一趟才行啊!"

  "哼啊嘎!"小白用尾巴卷住萧景琰的脚踝。

  "啊?不是,少主你听我说,不行这样的……"

  "嗯嘎。"小白哼声扭头就想走。

  "少主……会有什么后果我可不能负责啊。"

  "哼。"小白两三下就跳回你的肩膀上趴好,丝毫不动摇。


  身为局外人的你完全听不懂他们的对话内容,只是一头雾水地看着原先来势汹汹的赤狐说不过小白,那一脸苦恼的模样倒还真让人有点同情。

  这样应该是没事了吧?在你正打算送客时,甄平连忙拦下了你。


  "萧……"甄平看了他家少主一眼,收到对方的眼神示意才接着说:"萧公子,请带着少主跟我走一趟药王谷。"

  "……谁?你说我吗?"你习惯性地往两旁看了看,直到对方叹气称是,又再说了一遍,你才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


  甄平说他家少主表示除非让景琰陪同,不然他是不会回去的。那态度之坚决,恐怕还得让帮主亲自来才有可能强行将少主带走,甄平只是个下属,可不敢如此劳师动众。

  喔,那听起来小白还挺有个性的嘛。你看了眼窝在一旁软垫上用小爪子滚动柑橘玩耍的毛团,越加好奇他的来历。



20.


  说来有趣,你还以为是用走路的方式前往,没想到他们还备了马车。

  狐狸驾马车,那可真是奇闻轶事。


  在你们出来时,有一只体型略有肉的赤狐三步并两步地冲来,才刚起了"少主"的音就随即转换成狐狸语说了些什么,而甄平只是摆手示意这是他们少主的决定,要对方别多言,赶紧准备出发。

  虽然行前甄平有特别强调非必要请别探出头来,有什么需要直接跟他们讲一声就好;但随风而不时掀起一角的帘幕可就不是你能控制的范围了— —这应该不算违背规定吧?


  于是你一边帮小白顺毛,一边看着外头的景致从熟悉的树林逐渐被浓雾覆过直至变成纯粹的白,而你也在马车晃动如摇篮的频率下抱着小白在不知不觉间睡了过去。



  待你再睁眼时,已经到了药王谷。

  "萧公子,我们到了,请带着少主一起出来。"


  甄平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你掀开帘子,外头已是皓月高挂时分,对方伸手想将他们少主接过去,小白却微微炸毛哼了声,径自把脸埋进你的腹前,你轻轻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作为安抚。

  与此同时有数道带有敌意的目光向你直袭,你默不作声地抬眼一瞧,一双双在黑暗中发亮的椭圆眼瞳全都注视着你。甄平才喊了声「黎刚」就有一只赤狐迅速递上刚点燃的火把,萧景琰这时才看清楚他们四周有多少的赤狐群。

  原来平常不怎么能见到狐狸的踪影,是都聚集在这里了啊?这小家伙其实是有同伴的吗?


  你才跟着甄平走了几步就被团团包围住,在你思考是否该用别的方法通行时,小白只是出了个声,那群赤狐就自动让出一条路来,甄平回头看了一眼才补充了句"那位是少主的客人,不得无礼。"

  虽然说话的赤狐才是那个一见面就很失礼的家伙。不过甄平好歹算是能用人话沟通的狐狸,也许之后关系打好能找机会让他充当你跟小白的沟通桥梁吧?

  你不动声色地仔细观察着周遭,这儿的狐狸普遍都是赤狐,只有少数几只灰狐趴在树上看着远方如同在警戒着什么,不晓得是否因为光线昏暗的因素,你并未看到跟小白一样白得发亮的品种。



  走在这般幽深的山谷间,被两脚站立的狐狸领着前行,途中会冒出或好奇或带有敌意的狐狸,空气中夹杂着药草与花香揉合的气味,行走之处覆有薄雾渺渺,怀里那只小巧玲珑白净如雪的小白狐是那样的独一无二,就算是误闯妖精的领域,萧景琰也无所畏惧。

  良久,拐过竹林后,甄平停下脚步,不远处腾空燃起一团青焰,啪嚓一声另一团赤焰倏地窜升半天高,瞬间点亮无星辰的夜空。



  "谁?"

  一个洪亮的声音直穿脑门,那明显来者不善的气息浓烈得教人冷汗直流,陡然袭来的杀意似能剥去意识,让人不由自主地想屈膝臣服。


  方圆百里内刹那阒寂无声。





-----------

趕在三月結束前順利寫完~這次字數是三千六(要七)
終於讓其他人有機會登場了XDDD如果要寫長篇
我果然還是偏愛寫全員啊(雖然不是真的全員都會出場的意思)
主要是很喜歡寫&看我本命CP跟其他人互動時的差別感
最後出場的人應該不難猜(?),總之下回就會正式揭曉了~

评论(8)
热度(31)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