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靖蘇《未知》之八

※轉世設定,含原作劇情脈絡但非主軸

※私設如山,兩人的身分目前皆未明朗

※蕭景琰 x 梅長蘇 (為了避免破梗,暫時不附上雙方設定)

▶上一回:()、之六配圖、(

▶前幾篇請戳系列TAG:靖蘇未知

▶繁體版固定放weebly跟水裡寫字,網址請移駕LOF置頂的文區




21.


  狐狸真是难以捉摸的动物。


  在你仰头喝下半壶酒时,梅石楠大呼"好!够爽快!"语毕便跟着喝光他的那壶酒,又一口咬下烤得香气四溢的肉串,那豪放之气跟方才杀气腾腾的态度简直判若两人。


  坐在你对面的那名男子虽然没有露出狐狸特征却自称是小白的父亲,其名为梅石楠,被他人尊称为梅帮主,掌管江左十四洲,组织内部人员组成含括了平民百姓与江湖高手,种族不分人类与妖怪。


  嘿,原来小白姓梅啊?梅小白,如雪一般的白梅,还真挺适合他的,难怪他身上总自带梅花芬芳。伏在旁边的小白狐似乎对你们的谈话内容不怎么感兴趣,只是安静又专注地吃着一瓣瓣柑橘,你忍不住偷摸他的尾尖喃喃念着"梅小白",怎料听力极佳的梅石楠一听就勾着一旁被称作蒙挚的大狐狸朗声笑道"你听到没有?这位贵客喊我儿小白,够直接明了、取得不错啊哈哈哈哈哈——"


  这有什么办法呢?萧景琰趁隙问过甄平跟其他愿意说人话的狐狸,就是没有半只狐狸愿意跟他说小白的本名,只说少主就是少主,他们不会直呼名讳。


  看来他的来头是真的不小啊。



  顾着吃柑橘的小白像是感应到你的心声而抬起头来,轻轻拍了拍你的盘子边缘,对于你始终未动筷感到困惑,你连忙吃了几口清蒸鲈鱼,顺势挟了一块鱼肉,将其呼凉后递到他的嘴边。


  "姆?"小白愣愣地看了你一眼,又往旁边迅速扫了半圈,确定大伙们都把酒言欢好不快活,没人特别注意这边才张口接受你的喂食。


  原来他也会顾忌其他人(或者该说狐狸)的目光吗?你忍不住又挟了不同菜肴一一投喂那只眨巴着眼,坐姿乖巧又安分的小白狐。他的颈部还被围了一块灰蓝布巾,着实可爱得让你难掩笑意。




22.


  啊啊,原先以为自己真的会在这里「被解决」掉呢。你默默瞥了一眼那个在狐狸群中相显醒目的梅石楠,暗自庆幸还好出门前有带一瓶梅酒,而对方正巧是爱酒之士,嗅觉之灵敏,未及五里之处就闻到了酒香,在小白频频回头的暗示下,你立即将梅酒拿出说这是自酿的,贸然来访不及备厚礼还望见谅。


  也多亏小白始终护在你身前,还跟他父亲不知道说了些什么,才让对方收敛起慑人的气场,正式邀请萧景琰参加他们的宴会。



  药王谷里面并非只有狐狸。已经喝得烂醉开口说人话的黎纲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可不是狐狸族,而是妖狐,懂吗?是妖怪啊妖怪。"


  "也是有不少一般的狐狸跟狸猫这些动物好吗?"同样喝了不少的甄平重重放下酒瓶反驳道:"并不是每个狐狸都天生如此或能顺利修成妖的。"



  这么说,如果梅石楠真的是小白的亲生父亲,那他也是妖狐啰?若真如此的话,小白怎么连入了自己的地盘也依然没有开口说人话呢?好歹你们也是一起洗澡睡觉过的关系了,是否太见外了些?


  你一边听着黎纲跟甄平酒后话家常,一边向小白投去一枚疑惑的眼神,可那毛团却是用更加不解又无辜的表情歪头回望着你。也不知道是没注意他们的谈话还是单纯不懂萧景琰的意思。


  "梅帮主跟小……你们少主真的是亲生父子吗?看不出来有什么相似之处啊。"你索性单刀直入向他们提问,只见那两只狐狸愣愣地互看一眼,过了半晌才爆笑出声——在那瞬间你突然理解了像狐狸般的奸笑是多么具体又贴切的形容。


  "哼哧。"小白拍了两下搁在盆里的木牌,眉头微蹙盯着那两只酒后失态的部下,率先反应过来的甄平重咳了几声,赶紧向萧景琰拱手致歉。

  "萧公子一语中的,帮主与少主确实不像,但他们的父子关系这是千真万确的。"

  "少主他啊,是百年难得一见的雪狐。"黎纲为小白跟你斟满一杯茶,"如你所见,我们这儿普遍都是赤狐或灰狐,就连帮主也是赤狐。 "

  "哦,原来不是小白,而是小雪才对啊。"你挑眉看着身边那只小狐狸,后者却不领情地哼声撇头,看来并不满意这种称呼,你伸手轻抚他的后颈悄声道:"乖啊,不会真的这么喊的,要不要再吃点柑橘?"


  只见小白的狐耳动了几下,他才刚要应声就被一个略显苍老的声音给打断。


  "今天已经是特例了,不得再多吃。"一名眼神犀利的老者端着一碗黑糊糊的汤碗放到小白面前,朝你点头示意又道:"他的底子自幼虚寒,劳烦萧公子多看顾些了。"

  "啊、是。"你连忙拱手作揖应道,却对他的话语与出现感到困惑,这儿也就一道向外的门,他是何时入席的,你完全没有印象。



  晚风渐凉,春梅满盛,檐廊上也满是红粉交错的花瓣,除去与梅石楠等人较为亲近的朋友与护卫,其他狐狸都随性地在庭院席地而坐,倒是有只灰狐稍早前还和梅石楠争论著些什么,一旁的蒙挚忙打圆场,外头的喧闹让萧景琰没特别留意。


  "晏大夫,今天少主也要服药啊?"眉目慈祥的吉婶将新一批果馔酒菜与几个小伙子一同端上桌,被称为晏大夫的老人家摸着他的灰胡子表示任何时刻都不得疏忽,她看向那个皱着眉头一脸可怜兮兮的少主又道:"那晚些我再拿几颗蜜枣来吧?"


  小白闻言立刻露出晶亮的眼神点点头,那不自觉晃动的狐尾引得你忍不住伸手摸了一下,趁对方还没反应过来前赶忙问道:"晏大夫,您的意思是他的体质需要靠吃药调理,是吗?"


  "是,所以还请别太放纵他。"晏大夫意有所指地看着你握在手中的橘子,瞥向那个依然皱眉盯着汤碗却无后续动作的雪狐,"萧公子不介意的话能否帮老夫喂药,良药苦口,我们苏公子怕是又会蹉跎良久。"



  苏公子?萧景琰率先注意到的是晏大夫对小白的称呼,单以这称呼以及他的态度来看,应当是不同于甄平他们那种身份吧?再来就是,为何是「苏」而不是姓氏的「梅」呢?

  你的脑袋飞快地运转着,下意识地点头回应,直到晏大夫将汤碗递给你才回过神来。



  虽说扑鼻而来的味道确实光闻就有种舌根发涩的错觉,但闻久了倒是散发出独特的药香来,也许实际喝起来没有外观上这么难以入口?你舀了一汤匙吹凉才递到小白的嘴边,后者看了看你,又看了看药汤,再看了一下还在旁边等他吃完药的晏大夫,那垂着耳朵又缩着尾巴围绕住自个儿四肢的模样——他究竟是觉得别扭还是真的这么排斥吃药?


  几经衡量,你放下汤碗,从盘腿坐改为屈膝,将那只小雪狐抱到腿上让他可以趴在你的膝盖上,你摸了摸他的头温言哄着:"既然这药对你有益无害,那就该按时服用,身体养好才能做你想做的事,吃你想吃的东西,对吧?"


  大概是因为有其他人在的缘故,小白挣扎着想脱离,你索性倾前压在他的背上,用只有对方听得到的声音耳语:"更重要的是,你不好好照顾自己的话,我会担心的。"


  "唔姆嘎啊。"小白推了推你的脸,摊开手掌往右侧矮几的方向胡乱挥动着。

  "喔?你没说不吃药?那是老夫错怪了,晚点让吉婶端碗沙参粥,喝完就去睡吧。"兴许是被你们的互动给逗乐,晏大夫笑着拍了拍你的肩膀,示意萧景琰拿起汤药,而后便起身走到蔺老阁主的旁边坐下,两位医者举起酒杯欢谈了起来。




23.


  酒过三巡,随着欢快的琴声手舞足蹈的狐群乍看之下仿若在举行什么仪式一般,明明大半都醉醺醺的,却仍乱中有序。甚至有几只原本只敢待在庭院远远观望的狐狸胆子大了起来,就直接趴在檐廊边探头探脑的看着他们稀有的访客以及只闻其名不常见到的少主。


  萧景琰靠着一边喂药一边摸摸小白的头转移注意力的方式——再加上当事狐为了降低被大伙以关爱的眼神守护的窘迫而配合——成功让梅小白以此生最快的速度解决了那碗黑糊糊的汤药。


  喝掉最后一勺药,他急切地张口咬下备在一旁的蜜饯,紧皱的眉头舒缓开来,前肢捂着吻部细嚼慢咽,悠悠摇晃的狐尾搔得你鼻尖发痒,却碍于梅石楠时不时投来关切的视线而忍下想把小白好好揉一顿的冲动。


  虽然梅石楠只有一开始随意与你闲聊了几句,并未过问太多你的事情,但果然不会单靠一壶酒就这么简单放下戒心吧?他不知道会不会觉得是你拐跑了他的儿子。萧景琰心不在焉地牛饮一杯又一杯的茶想醒醒脑,结果反被小白拍了数下腿侧,另一只小爪子直指着茶杯嚷了几声,一旁的甄平附和道:"是啊,这可是刚产的春摘茶,萧公子这喝法可有品尝出什么滋味么?"


  "啊?"你愣怔地看向对方,这次轻抿了一口让茶在口中多逗留了一会,而后老实承认:"不好意思,平常这样喝惯了,若是方便的话,请给我白水就好。"



  甄平默默瞥了眼黎纲跟他们少主,应诺了声才接着向外喊道备多些白水过来,凑热闹的狐狸群瞬间鸟兽散。

  见状小白噗哧一声迅即别开头,尾巴连连摆动拍地,好似想忍住笑意。


  "瞧你乐得。"你一脸无奈地看着那个不知道是被戳中什么点的小家伙,趁机揉了那蓬松的尾巴一把。




24.


  月渐高升,方入子时,酒宴未散,反而有越加喧腾之势。小白喝完一碗暖胃的沙参粥,连连打了数个呵欠,由黎纲带领下萧景琰抱着昏昏欲睡的小毛团回寝,按照惯例一般访客他们都会另外准备房间,可当萧景琰要将小白放到床上时却被对方揪紧衣角,哼唧唧的不肯松手。


  "小白?"你轻轻拍了拍他的手。

  "唔嗯……"他缓缓蹭了蹭你的手。


  基于不忍心拒绝睡得香甜又难得对自己表现出依恋的小家伙,你只犹豫了少顷便转向黎纲投去询问的眼神。


  受不了少主一直喃喃念着萧景琰的名字,黎纲识相地别过头摆摆手表示「少主让你陪,你就在这待一宿吧」,在床边放下备好的寝衣后才离开。

  ——再多待半刻他就要承受不住那微妙的氛围了,他们少主应该没有沾到酒吧?黎纲带着满脑惊疑返回宴会,想找他的好同僚甄平解惑解惑。




  既然都获得许可了,那也没什么好推辞的。你动作俐落地换上素白寝衣,将那只皱着眉看起来睡不太安稳的小雪狐轻轻揽进怀里,那软绵绵的存在实在令人不敢过于使劲,只得以极为和缓的力道与节奏拍抚,你在他耳边轻道「睡吧,有我在」,他蜷曲着身子贴在你腹前显得更为小巧的身影使你不禁莞尔,那又暖又痒的触感似是撩拨了心尖。


  远处不时传来的鸟鸣取代了宴会的繁喧,月光柔和拂过窗棂并未惊扰入眠者,虽处异地但与熟悉的他相伴便足以让人心安沉静。






---
一樣是三千七多的字數,四月忙到崩潰幾乎偷不了閒寫文簡直要乾涸QQ
真的滿喜歡蘇宅日常的那種溫馨感,之前看劇總會忍不住希望也能讓景琰體驗那種熱鬧溫暖的氣氛就好了啊

anyway我們景琰終於快得知小白的真名了(??)

评论(4)
热度(3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