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一日微涼的午後,在庭院照料樹木的梅長蘇突地被人從後抱住了腰,他還沒來得及回頭,大門那兒就傳來急匆匆的腳步聲,硬是被守在門口的甄平給攔了下來。


「臨時來訪很抱歉,請問七皇子殿下可有在蘇太傅的府上呢?」

來者洪亮的聲音,不需靠人傳話,梅長蘇便能聽清,他順手拂過新生的嫩葉,在甄平投來詢問的眼神時緩緩搖頭示意。


在人離去後,梅長蘇才拍拍腰上那雙手,語帶笑意:「敢問殿下可是把蘇某當艾草或菖蒲了?」


身高方及其肩胛骨的那人一本正經道:「先生是我的香包,丟不得。」


這孩子是什麼時候學會這種話的?梅長蘇一時無語,只是側過身去與蕭景琰——當今聖上的七皇子——對上視線,輕捏了捏他的臉頰,莞爾一笑。

看來得重新跟他說說重午的習俗才行啊。






——當時的他並未將那孩子的一席話放在心上。


■■■


端午節即興短打,塗鴉是禮拜二在訂行程時的焦慮產物,不知道為何畫成了年操設定的琰蘇(?)

评论(10)
热度(3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