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靖蘇《是風啊》

※原作背景衍生+同背景的掌心國度
※主CP:小琰蘇賣萌擔當
※副CP:大靖蘇組打醬油

前提插圖:01山風/02



  01.


  蘇先生一到春季,總會特別軟綿無力,靖王殿下即便沒要事需商談,也常帶著食盒往蘇宅跑。

  至於掌心國度大抵上很平和,雖然過去偶爾會有糧食不足需要搬遷的狀況,但近年來他們學會了人類世界耕種的方法後,再加上和極少部分足以令他們信任、互利共生的人類那邊獲得不少資源,就很少發生饑荒的問題了。

  儘管跟人類世界一樣有不懷好意的存在,不過單純以食物鏈來說,掌心生物與動物在自然的演化下都是各取所需,很少因爭食而發生打鬥的狀況,亦不會無故獵捕、毫無節制地危害到其他生物的存亡。

  蘇先生曾經說過,很羨慕他們的世界。
  蕭景琰——掌心國度的小水牛景琰——記得一日天寒,飛流擔憂地問著再次犯病的蘇哥哥會好嗎?而後者只道「會好的,因為人的心,會變得越來越硬。」

  那話語之苦澀讓他切實感受到所處世界的差異,以及蘇先生雖與他的小阿蘇有著相似的面容與性格,但蘇先生他啊,太過按行自抑,即便是在熟人面前也下意識地武裝自己。

  在大牛——人類世界的靖王殿下——面前尤其慣於壓抑自己的情緒,格外的自輕,藉此拉開彼此的距離。


  可是「真心」是騙不了人的吧。在殿下趕到臥榻前將手覆上睡不安穩的蘇先生額上時,小水牛景琰注意到後者的眉頭明顯舒緩了不少。

  坐在床邊的那人肯定也有發現的。




  02.


  蕭景琰牽著梅長蘇,悄悄地離開蘇宅。

  「阿蘇……長蘇,我們去山上走走好嗎?」為了不讓人困擾以及好區分,蕭景琰只有在與心上人獨處時才會喊他的名字。
  「好呀,景琰想去哪我都陪你。」梅長蘇揉著眼睛含糊地應道,圓潤的狐耳貼在腦袋瓜上,蓬鬆的尾巴晃了晃。

  那睡眼惺忪的樣子讓蕭景琰忍不住摸了摸他的頭,記得初見時這隻小雪狐對自己也是充滿戒備。



  在他們還不熟悉彼此的某一日會面,蕭景琰隨手拂開梅長蘇額前滑落的髮絲,埋首於書堆中的後者旋即驚得冒出那對小巧又雪白的狐狸耳朵,愣了半晌才窘迫地將其摀住,低著頭直說失禮了。

  再隔些時日,第一次摸臉頰時梅長蘇還面露困惑,在蕭景琰情不自禁親了一口後對方就瞬地冒出炸毛的大尾巴,幾根毛絮飄散於空氣中,蕭景琰一連打了好幾個噴嚏,惹得耳根發紅的那隻小雪狐趕緊抽了條帕子往他臉上蓋,一陣混亂後又拽著披風覆住尾巴,垂著狐耳語帶委屈地道「殿下何故如此……」。


  他實在是對他這模樣特別沒輒。




  03.


  「景琰還好嗎?」
  被額上微涼的觸感拉回思緒,蕭景琰順勢將梅長蘇拉進懷裡抱住,彼此的臉頰輕觸在一塊,一向坦蕩的小水牛耿直地道:「只是在想長蘇太可愛了,應當如何是好。」

  咻——
  梅長蘇倒退了兩步。
  「景、景琰……?」
  並且一臉不解地看著他。

  蕭景琰稍一抬頭就看到一隻黃色的毛球叼起長蘇的披風一角。
  是迷你小雞?不,不對,會飛的應該是小鳥,而且這大小好像也不太算迷你。蕭景琰皺了皺眉頭,一個箭步上前,左手攬住戀人的腰,右手握住他的腕部,警惕地看著那個不知來意的黃毛球,一邊低聲安慰長蘇別怕。

  「還以為是山上的風大,原來是咻咻呀。」蕭景琰可愛的戀人倒是一點也不擔心地拍拍他的手背,眼神閃亮亮的很是開心。

  不知道是真的想把長蘇叼起來還是單純想引起注意的大毛球總算鬆口,繞著他倆如風一樣快速地轉了三圈才降落於地。
  「咻!」叫聲也如同風的大毛球興奮不已地振翅,突地從身後拿出一把小巧的古箏,就這麼逕自彈奏了起來。

  雖然同樣身為掌心國度的居民,但小水牛景琰真的不了解這神秘的生物其習性為何都沒有脈絡可循。

  噢,是的,他還記得這是飛流發現的新品種。不知道到底是小雞還小鳥,但長蘇似乎很喜歡他們毛茸茸的觸感?他倒是覺得長蘇的雪狐型態要可愛得多,也好摸得很,誰都比不過。

  蕭景琰心不在焉的聽著大毛球咻咻鳴叫自彈自唱,順手摸了摸身側那狐蓬鬆柔軟的尾巴,他的狐兒專注於神秘生物的演奏上,狐尾不自覺地悠悠搖晃,也不知道是喜歡這樂聲或是因為他的撫摸所致。




  04.


  春末的槐花雖非滿盛,卻也將近滿山遍野地綻放,望過去一片白茫如雪,飄落似蝶飛舞,抱著一團小毛球跟野果的小水牛停下了腳步,心道這樣的景致再適合長蘇不過了。

  「啪?」趴在手臂上的那隻迷你生物疑惑地出聲,這才讓蕭景琰再度邁開步子。




  稍早前一場隨性的演奏告段落,蕭景琰才想到他忘了帶母妃準備的食盒出遊,既以天地為幕,就地取材找找可食用的花果也行。
  於是他便讓梅長蘇跟那個被取叫咻咻的毛團在原地等待,自個兒覓食去了。

  他就是在路上遇到那隻……小到他一開始差點踩到的迷你生物(蕭景琰已經放棄將他們歸類在小雞還是小鳥這件事上了,反正同是禽類)。

  不知何故一直跟在他後頭卻又保持著一段距離,只要蕭景琰回首就會迅速躲進草叢內,只露出一隻眼睛盯著他看,頭上還垂掛著一朵小花很是醒目。

  基於長蘇大概會感興趣為由,蕭景琰只猶豫了半刻便主動蹲下身子,遞出剛採到的一顆新鮮藍莓詢問小毛球要不要一起走。
  那隻毛球出來時還帶了一串槐花,發出「啪」的叫聲跟他打招呼。

  到底為何這種生物的叫聲都不一樣啊?蕭景琰點頭回應,儘管滿腹疑問仍帶上對方返回長蘇休憩的草原。




  05.


  槐樹遮蔽了烈日,只有些許陽光被細碎地切割,透過枝葉落下點點光斑,山上的風涼爽宜人,夾雜著土壤與槐花的清香,蕭景琰坐在樹下研究起那把奇特的古箏,古箏的持有者搖頭晃腦的哼著不成曲的小調,看起來很是高興。


  「景琰景琰你看,派啾窩在我的頭上!」梅長蘇頭上戴著稍早前蕭景琰編織的槐花花環,頭頂還黏著那隻自帶一朵垂掛小花的黃色小毛球,那一臉雀躍不已的神情讓蕭景琰頓時感到心情複雜。

  他喜歡看長蘇展露笑顏,但更想一個人獨佔。
  蕭景琰默然不語地拉住梅長蘇的衣擺,後者果然如他所料,對迷你啾啾特別友好。

  他已經是成熟的男人了不能這麼任性,應該大度一點才是。蕭景琰搖搖頭暗忖道。


  「啪?」派啾低下頭來看了看梅長蘇,又看了看蕭景琰,突然閉目對他倆做出合掌的虔誠手勢,隨後靈活地跳到一旁跟咻咻兩隻鳥類嘰嘰喳喳地聊了起來。

  蕭景琰還沒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梅長蘇就在他身旁坐了下來,一隻小手搭上他的左肩,而後是帶有涼意又柔軟的觸感落在唇角。


  淡雅近白的槐花配上一頭烏絲更襯出梅長蘇如雪晶瑩的肌膚與狐耳毛色,只見那一對小巧的狐耳顫了下,耳尖微紅,視線下挪才發現他那紅通通的臉頰,眉目低垂,眼睫纖長,他開口說了些什麼,卻好似被遠處傳來的流水聲給模糊了話語。

  「長蘇?」他還是忍不住伸手撫摸那可以一手掌握的狐耳,自個兒的牛耳也抖了幾下。蕭景琰霍地想起母妃將槐花入藥時曾言這花脫塵出俗,帶有春之愛意,包含著人們對純潔美麗的嚮往。

  難怪這花襯得起他的狐兒啊。

  「唔、我是說,別一直皺著眉頭呀。」梅長蘇輕輕戳了下對方的眉心,一臉認真地又道:「雖然景琰什麼表情都好看,但還是笑著更喜歡。」

  「喜歡什麼?」蕭景琰彎起嘴角反問。
  「喜……」梅長蘇一時語塞,他並不討厭景琰的撫摸,甚至可以說是已經習慣了這如同安撫般的親暱行為。於是他也試著摸了摸那頭水牛的獸耳與堅硬冰涼的犄角,「像這樣笑起來不挺好的嗎?」


  話語方落,他便被戀人給緊緊摟住,落在耳邊的氣息癢得梅長蘇霎時有想變回雪狐獸型溜走的衝動。






  ——雖然前些日子他們就互表了心意,但梅長蘇仍舊不太擅長應對蕭景琰對他毫無保留的「情感表現」。梅長蘇輕輕蹭向對方的頸窩想努力回應景琰對他的喜歡。


  ——除了蕭氏七皇子外,誰都不曉得擁有眾人欣羨的才智,被譽為麒麟才子的梅宗主對自身感情特別遲鈍。蕭景琰披風下的牛尾隨之擺動,側頭吻上那柔軟的唇。




  暮春,風和日麗的日子是最適合與心上人相伴出遊的時分,雖然偶爾會有神秘生物出現,還有些不按牌理出牌的突發事故,但那不打緊,小水牛景琰明白,他的小雪狐阿蘇只屬於他,這就足夠了。







-----
0623後記:寫給兩位金牛好友 @是山风阿  @派 的生日賀文~
工作炸裂到感覺好像很久沒寫文手感好神祕(...),
總之大概是努力讓掌心琰蘇不純粹是賣萌而已的感情篇(??)


评论(6)
热度(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