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濔米蘇

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專門拿來堆放瑯琊榜、偽裝者的子博;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靖蘇誠台凱歌一直線;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琅琊榜│靖苏《共度》

※橘子酥群匿名剧场衍生接文

※糖醋大炖肉占全文(总计10600↑字数)十分之七,会怕的不要点!

※繁體版戳這

-萧景琰担纲: @蒟蒻乾 

-梅长苏担纲:濔濔



  寒冬腊梅时节,大梁细雪纷飞,白霭覆盖了大地,刺骨的寒意俨然能夺去万物的生机,甫升上太子之位的萧景琰处理完繁重的公务,来到苏宅已是夜幕低垂,府内仅有几处房仍灯火通明,负责迎接来客的甄平打着灯笼引路,将人送至房门前便告退了,徒留贵为太子的那人在门口踌躇踱步,思忖着开场白当是朝政抑或纯粹的叙旧,少顷总自称仅是一介布衣之人其身边的小护卫从窗口探出头来。

   “苏哥哥,水牛,进去!”飞流一脸不耐的朝萧景琰抛了一句,随即便身手利落地翻上屋檐跃往其他地方去了。

  萧景琰信步走入内室,只见梅长苏身披狐裘,闲适的坐在火炉边剥橘子,见他进来方抬起头来,恭恭敬敬的行了个礼。

   “殿下。”

  萧景琰见一旁已有不少果皮残渣,梅长苏还津津有味的一口一口吃着橘子,忽然想起曾听闻母妃提起柑橘性凉,体寒者恐不适食用过多,于是上前一步取走梅长苏手中橘瓣,道: “先生虽爱食橘,然这柑橘性凉,还是莫食用过多才好。”取走途中碰触到对方指尖,传来阵阵凉意,萧景琰眉头一皱,放下橘瓣后干脆将冰冷的手全部纳入怀里取暖。

   “先生双手如此冰冷,本王甚是不舍。”

   “殿下的手着实温暖,劳烦殿下挂心了。”对于萧景琰出乎意料的举动,梅长苏怔愣了半刻后下意识的朝温暖源挨近了些。

  对方难得主动流露出的亲昵使得萧景琰一时也愣住了,半晌才僵硬的、小心翼翼的将梅长苏搂入怀里。

   “那、先生这样,可有再更温暖些了?”说话竟不自觉磕磕绊绊。

   “……殿下的体温可真高。”在察觉到之间的距离后,梅长苏的脸颊略红,随即以袖遮住了下半脸轻声笑道。

   “若是先生不嫌弃,本王愿意这辈子都只为先生一人暖和身体。”萧景琰为人耿直,不加细想便直觉回应道,待出口后方意会到自己说了些什么,不禁红了耳根。

   “那这辈子苏某就劳烦殿下照顾了。”抬起眼来看着对方认真的神情,他的心底漾开一瓢暖意,也伸出手来轻轻环抱住心上人。

   “咳......既然柑橘性凉,先生不宜食用过多,不如景琰为先生备些其他瓜果食用,可好?”心仪之人主动亲近,令萧景琰生出一股想要吻上对方的冲动,却又怕太过唐突,只得寻个借口拉开些彼此距离。

   “殿下,我冷,能否再这样待着一会儿?”梅长苏摇首婉拒对方的提议,过于干冷的空气使他感到有些昏昏呼呼,将头靠上萧景琰的肩膀。

   “先生身体可是不适?”萧景琰担忧的看着将头颅枕在自己肩上的梅长苏,呼吸竟因如此近的距离又乱了几分。

   “没什么大碍,只是觉得和殿下这般相处似乎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有点怀念……”对方那温暖的体温让梅长苏有些犯困的揉了揉眼睛,气息轻缓落在萧景琰的颈间。

   “先生若是困了,是否要去榻上歇息一会儿?”梅长苏拂过颈间的呼息令人心痒难耐,萧景琰只得不停在心中告诫自己冷静,切莫踰矩。

   “今天的靖王殿下真温柔、啊不对,现在该称为太子了。”抬起头来,梅长苏伸手理了理对方被自己躺皱的衣领, “殿下才这个时辰就要赶我去就寝了吗?”

   “先生可以直呼景琰名讳即可。”萧景琰这才发现梅长苏一直称呼他殿下,忙出口让对方改了个称谓。“先生莫不是困倦,想要就寝了吗?”

   “景琰。”梅长苏闻言随即改口轻唤,眼神与对方相触须臾便悄然转开,彼时为了雪冤赤焰军一案,并且要确实避免萧景琰的起疑,于琅琊阁休养、于江左盟筹备之时,他练习过无数次的 “殿下”,试图切割旧情以辅佐对方上位,陡然改回旧称反倒令他有些许不适应,连忙提起其他话题, “我还不困,今日上朝可有事需要与我商讨的?”

   “朝中近日并无大事…….先生若尚不想就寝,又不嫌无趣,不如我与先生分享些我府中趣事?”

      

  梅长苏微微颔首,萧景琰想了想,便挑拣些最近发生的有趣事儿说给梅长苏听。

   “靖王府内近日有下人诞下麟儿,庭生他们初见这般新生的小娃儿,似乎觉得非常新奇有趣,操练完后便会去逗小娃儿玩。前两日,庭生甚至跑来问我,他是否会有弟弟妹妹呢。”

   “那殿下是怎么回应的?”

   “本王答道,若是先生不嫌弃景琰愚钝,就先…...先努力求个妹妹吧。”萧景琰认真说完此句后,耿直如他竟也感到几分羞窘,暗暗谴责自己什么不提怎就拣了这么个话题来说。

   “我又怎么会嫌弃你呢,景琰.....”听见萧景琰提及对着庭生所诉说的假设甚是不切实际,尽管明白这言论过于荒谬,梅长苏却也因为对方坦承的话语而较真地咕哝了一句。

  梅长苏的咕哝虽然小声,但萧景琰还是听清楚了,却是不解其意,只得出言道: “先生的意思是?景琰不甚明了,还请先生为我解惑。”

   “让我直呼你名讳,可你还喊我先生?真是只笨水牛……”瞧对方一副寻根究底的姿态也不知道是装的,又或当真不明了,梅长苏赌气地朝那人的脸颊飞快的亲了一口,随即窘迫的别开脸,怅然的声如蚊蚋又道:“你要是没那个意思就算了。”

  颊边突地被偷袭让萧景琰愣住,片刻才回过神来,急忙道: “我并非不愿!我只是、只是……”好半晌也想不出该如何表达自己心意,萧景琰有些沮丧,又思索再三,方得了主意,小心翼翼问道: “所以先生这是,愿与景琰永结同心…...?”

  萧景琰屏息等待梅长苏答复,一颗心像是悬在半空中般无措,然而对方却是许久没有响应,仔细一瞧,才发现兴许是方才自己沉思过久,以至梅长苏竟不知不觉睡着了。

   “看起来,先生是真的累了……”萧景琰自言自语道,望着在自已怀中呼吸渐沉的梅长苏,稍加思索后决定将对方抱到榻上歇息。

  萧景琰将梅长苏打横抱起,轻轻放至榻上。怀中人身体轻盈,令萧景琰不禁心疼起来,暗忖平素这病躯肯定折腾的对方难受。

  他拉过被褥将人密密实实的盖好,便要起身回府,却在目光扫过对方略显苍白的面颊后不由自主的停下,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指腹抵在对方唇瓣不住摩娑。

   “唔嗯...…殿下?”将浅眠的那人唤醒的是源于唇瓣被谁给触碰的温度,梅长苏恍惚地揉着眼睛,连忙拉住萧景琰的衣襬,思量着稍早前的记忆片段, “是苏某失礼了,这般依靠着殿下妥实暖得让人有些犯困,我没事,这几天有晏大夫和蔺阁主细心照料着呢。”

   “是景琰动作太过粗鲁,扰了先生清梦。”萧景琰自责道,见梅长苏醒了过来,急忙收回手,耳根因着方才自己的趁人之危而感到一片热辣。 “有晏大夫跟蔺阁主悉心照料,本王便安心多了。先生只盖这床被褥可还足够?是否需要多加床被褥,或是再添几个火炉?”

   “景琰……”梅长苏缓慢而略为吃力地在对方的搀扶下坐起身来,他欲言又止的捏着自己的袖口搓揉,踟蹰了良久此刻当以何种说辞让对方留下,自从旧时挚友得知他的真实身分后,他们也好些时日没有独处了。

   “先生怎了?是不是哪里不适?”萧景琰见梅长苏不语,以为对方又难受了,着急的便想去唤晏大夫及蔺阁主入内诊治。

   “不能留在这里...…陪我吗?”见对方那担忧地眉头都皱起的面容,让梅长苏既是想笑,却又无奈的将冰冷的指尖缓缓地触上萧景琰的手背。

   “先生若是需要景琰相伴,景琰自是义不容辞,可现在先生指尖如此冰冷...…真不需唤蔺阁主进来瞧瞧吗?”迈出的步伐让梅长苏挽留住,萧景琰只得旋身回到对方身边,然而心中焦虑未解,只得心疼的用大掌覆对方双手,不住摩娑。

   “有你在就不冷。”梅长苏摇头轻笑,敛下眉目,尽管那名麒麟之才曾跟他的小护卫说过人的心只会越来越硬,然而萧景琰这般慎重其事地待他,如同将他放在心尖上般的珍视,又叫他如何能够不动摇,思虑着既然两心相倾也不急于一时,铁了心地轻叹: “若是殿下不愿意就罢也,谅苏某无礼,让殿下这般为难……”

  说到这等份上,即使迟钝如萧景琰,也总算明白过来对方让他留下的用意,忙不迭道: “景琰怎会不愿!若是先生不嫌弃,今晚…...就让景琰陪伴先生渡过漫漫长夜,可好?”

   “谢殿下如此为苏某着想。”取下发冠,那墨黑的发如瀑般披肩而下,在白裘素衣上格外的显目,语毕梅长苏才抬起眼来望着对方,眼角含笑。

  望着墨发披肩,满面笑意的梅长苏,萧景琰只觉心猿意马,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涌上心头,于是也不再克制心中欲念,吻了上去。



●长微博点我

●防掛的Evernote點我

      



   “长苏……还好吗?”萧景琰面露不舍的抚顺梅长苏汗湿的发际,如墨青丝有几缕沾附在先生如玉脂般的颈肩上,稍微遮掩了于激情中留下的点点泛红的印记,使其不禁吞咽了一口津液,对方闻言却是笑弯了那双桃花眼颔首,半晌却又小幅度的摇头,惹得他惊慌地抓起散落于地的衣物就想起身去叫晏大夫来,却听见对方噗哧一笑,勾住了他的手臂,回首他似乎在那人眼底瞧见昔日旧友林殊那神采飞扬的傲气。

   “跟你开玩笑的呢。”未料语毕却咳了两声,萧景琰随即面色凝重地替梅长苏盖上被褥,动作利落地将在暖炉旁温着的茶壶倒了一杯茶水,将人小心翼翼的扶起身来靠在自个的胸膛前,为他吹凉了茶才递到嘴边,这般周密的呵护着实令梅长苏感到既心暖又想调侃对方终于不是一头笨水牛了。

   “以后莫提这种玩笑。”萧景琰从后方伸手搂住怀里的那人,鼻尖蹭过对方的耳际。

   “是,都听你的。”梅长苏转过身来,也将双手环上对方的腰,轻轻拍抚萧景琰的背脊, “殿下的一世之诺,苏某必然铭记在心。”

  萧景琰静静地凝视了对方好半晌才总算与对方相视而笑,低下头来再度覆上那带有凉意的薄唇,轻柔细碎如羽,点啄连绵如雨,彼此的气息相互缠绕,鼓荡在耳边的心跳与传递过去的温度彷若渐渐达成了同步率的曲调悠然流转,化在他们的唇瓣,融在他们的眼底,渗在他们的心口,最后匿于寂静的深夜。



(by 2016/2/10)

----------

各位好,这里是濔(音同米)跟蒟蒻乾!

此篇為橘子酥QQ群瑯琊榜匿名劇場的衍生接文~

提前祝贺大家情人节快乐!後記如下↓

濔濔

我以为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写这种古风背景的文.....

到底有谁玩匿名剧场玩得这么认真啦! ......就是我跟蒟蒻(望天)

截至目前为止写过最长的污,靖苏好萌喔怎么会这样,

蒟蒻的殿下真是让人...恋爱(迷妹脑)

蒟蒻:...当个正直的人好难(干


 
标签: 琅琊榜 靖苏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11)
热度(74)
©一口濔米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