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濔米蘇

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專門拿來堆放瑯琊榜、偽裝者的子博;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靖蘇誠台凱歌一直線;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琅琊榜│靖苏《夜》

※17岁萧景琰x15岁梅长苏

※非原作设定,年龄操作有   

※R15请注意,OOC可能有            

和 @寒江落雪落江寒 的靖苏系列联文《朝露待日晞》

一直忘记发的长苏视角,景琰篇《宵》直连小寒

-----

  夏夜,皓月千里,池面上镀了一层银光随着水波缓缓扩散,伫立于浅区的梅长苏踢起了水花,看着一旁狼狈的那人,笑得正欢,一个不留神便踩滑跌坐在池底,萧景琰只是无奈地拨开湿漉漉的发丝,一个箭步上前将人拉了起来,拦腰扛在肩上。

  「再不回去可得挨骂了。」

  「哎、等等!放我下来!这姿势磕得我难受呀!」

  梅长苏揪紧了萧景琰的衣摆,也不敢乱动,就怕一不小心给摔了下去,话才刚说完又打了一个喷嚏,萧景琰随即一手托住他的背,另一手抚上他的臀,小心翼翼的将他给揽在怀里抱好,也不管梅长苏小声地又覆诵了一句「放我下来」,萧景琰拿下两人挂在树枝上的外袍盖在对方身上要他保管好,这才让那人瘪嘴不再挣扎。

  「个子长高了点儿,怎么还这么轻呢?你是不是又挑食啊,长苏。」

  「哪儿的事,为了追上你,我可是都有乖乖吃的啊。」梅长苏不以为然的哼声反驳。

  池塘离有祁王府左侧回廊走至底的浴池位置并不远,两人一路上逗着嘴也没半会功夫便到了,萧景琰让对方先进去梳洗,回到寝室拿了两套浴衣放在干净的木篮里,虽有屏风模糊了那人的身影,只闻淅沥的水声与长苏哼的小曲儿——那是先前回廊州时,盟里晚宴上听见的乐章,基于礼貌萧景琰并未逗留。

  在梅长苏第一次遗精由萧景琰带领学习如何排解后,没隔多少时日,一向较同年龄孩子早熟的梅长苏在静姨跟先生的提点下,得知了「真相」,自那之后他就不常跟他的小表哥共浴了。

  那孩子满束发之年后,甚至也不常喊景琰为哥哥了——除了偶尔撒娇时会嚷个几声。

  他们的兄弟情谊仍然坚实,只是偶尔萧氏七皇子多少会有些落寞,毕竟今年的中秋时节,江左盟便会来接他们未来的盟主回廊州接管学习处理盟务。

  十年的光阴比他们所想像的还要短暂。

***

  梅长苏一出来就看到萧景琰坐在廊边打盹,连忙摇了摇对方的臂膀。

  「我先回寝啦,你洗完早点休息,明早祁王大哥要带我们去练骑射呢!」

  「嗯,你啊,秉烛夜读别过二更,对身子不好。」萧景琰轻捏了一下对方的鼻梁,见梅长苏一脸心虚的吐舌,在他沉默的目光中乖巧地点头应诺,这才放心的离开。

  回到内室后,梅长苏便换上了单薄宽松的里衣,抱了一叠侍女送来的新进书籍放在卧榻旁的矮几上,拿起其中一本封面古朴,仅以绑绳固定的册子,上头连个册名都没有,书页边缘还泛起了毛边,似乎有些年代,为了确认是否为错放的私人物品,梅长苏谨慎地检查首尾页皆无署名后,才翻开了内页,里头一左一右搭配着图画与一篇文,原以为是什么聊斋轶事,细看才发现那交叠在一起的并非什么妖物,而是两个衣衫半褪,以奇怪的姿势搂抱在一起的......男子?

  那英气非凡的面容,半露的平坦胸口与身下再明显不过的「特征」,他是不可能看错性别的。

  愣了良久,梅长苏往后翻了几页,每幅画都以极其亲密、又或者该说紧密地将两个男人「结合」在一起,他脑袋有些发懵,恍惚地忆起学堂的先生在讲述女子寄情于物,表达对情郎的恋慕时的诗词,曾在一个嗓门特大的宦官世子提问下,顺便解释了夫妻若要有子嗣,需行所谓的「周公之礼」,说是要等他们十七岁时才会探讨的章节,并未深入多谈。

被屏蔽搞累了,虽然没什么但还是让小长苏飞一下吧(远目

  他不安于这无从解释也尚未明朗的奇异情愫,亦欢愉自个儿似乎往成为大人的路上更迈进了一步;更正确点来说,是离那人更近了一步。

  萧景琰总以梅长苏还是小孩子为由,巧妙地略过一些话题。诸如儿女情长的话题以及随着回廊州的期限逼近等同他们即将别离的话题。

***

  梅家的变故还是由静姨与宸妃讲给他俩听的,梅石楠--梅长苏的父亲,旧名林燮,掌管天下第一帮派的江左盟,在十五年前与另两个门派有些纠葛,遭人用计暗算,宅邸被烧至半毁,为了避免牵连盟里的成员,便对外悄然放出林家灭门的风声,除了轴心干部以外,外界无从得知前代盟主林燮与新任的盟主梅石楠其实是同一人。

  原先作为林燮身分时,本就什少抛头露面,要想伪造另个身分,只要于外适时的乔装一下也非什么难事。然而为了保险起见,夫妇俩也将出世刚满周岁的儿子取名为梅长苏,并且将他送到金陵的亲戚那避避风头一阵子。

  而他们的在金陵的亲戚即是当朝梁帝萧选,其妃之一的宸妃与静嫔,前者与林燮为兄妹,后者是江左盟的医女,为了照顾当时怀孕的宸妃才进宫封嫔;林氏兄妹与乔装出宫的萧家兄妹萧选与晋阳结识,四人双双结发,亲上加亲。

  虽然静嫔的位份不足以让母子俩住在一起,不过七皇子在宸妃之子萧景禹的祁王府成长倒也令她挺放心,与宸妃如同姊妹的静嫔其子萧景琰恰巧只长了梅长苏两岁,多了个年龄相仿的玩伴陪同,于双方而言皆是好事,他的亲姑姑宸妃总开玩笑的说他是送来给景琰当童养媳的,还在牙牙学语的两个幼儿总是会歪着他们的头看看彼此,似懂非懂地拉着手抱成一团,那逗趣的画面每每都让府里充满了笑声。

  至于梅石楠与晋阳每年都会在过年期间来金陵看看他们的宝贝儿子,在梅长苏满五岁时,江左盟也重整得差不多了,打算把儿子也给接回去。那一年萧景琰七岁,犹记得平常脸上总是带着笑喊他"景琰哥哥",走到哪跟到哪的小长苏在难得的元宵夜却一脸闷闷不乐,拿他最喜欢的橘子哄那孩子,怎料小长苏露出了泪眼汪汪的表情,泪水在墨黑的眼瞳里打转,似如夜空的流星,又似海底遗落的曙光,倔强地瘪着一张小嘴仰头望着他不发一语。

  儿时的事情梅长苏记的不是很全,有不少细节都是后来萧景琰或是祁王,再者宫内与他们亲近的人所转述的。

  只依稀记得那年元宵,萧景琰抱着他,哄他入睡,再后来他并没有被父母给带回廊州,但是却做了个十年之约。

***

  距离他们的离别之日,只余一个季节。待梅长苏回过神来,才发觉他早已泪湿了那件红色外袍的衣襟,唯独那处格外鲜艳触目,他抽了抽鼻子,已经开始想念跟他隔了一个回廊远的萧景琰,想念他的声音,他的温度,他的怀抱--但是眷恋的越深,届时要离开便会越难抽离。

  他深知其理。

  吹熄了残烛,一缕轻烟弥漫,柔和的月光如水轻抚梅长苏的背脊,一路蜿蜒于脚踝,万籁俱寂之时,他听见自个儿的心跳鼓噪如雷。

(by 2016/10/10)

---

脑袋破洞想看小长苏自己摸摸......不准报警抓我!不准报警抓我!不准报警抓我! (逃跑

只是想萌小长苏&为了避免BUG,结果跟小寒讨论了背景架纲,

还顺便安排好了小靖苏的人生规划......嗯,人的话真的不能说得太早(远目

甘虾小寒陪我开脑洞,爱你<3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2)
热度(40)
©一口濔米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