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濔米蘇

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專門拿來堆放瑯琊榜、偽裝者的子博;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靖蘇誠台凱歌一直線;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琅琊榜│靖苏《搁浅27》

※20岁萧景琰x18岁梅长苏

※现代青梅竹马学园AU

※记录用/14~20篇:插圖集中

▶《01

▶《24》、《25》、《26




  走进图书馆,迎面而来的冷气与外头炎热的温差使得你打了个喷嚏,搓着手臂瞬间窜起的鸡皮疙瘩,向柜台小姐礼貌性地点头打招呼,走往最右侧的那排漫画图书区,拿着穆霓凰推荐的书单找寻对应的书籍,那一本本名字看起来文艺,却极其暧昧的封面让你有些迟疑。想起对方阐述故事情节与主角们的情谊有多动人时,那一脸热诚的模样倒不像开玩笑。


  方过正午,有些人在桌上搁着几本书,就着室内凉爽的冷气大咧咧地睡起午觉,非学生大考前时期,只要别吵闹,图书馆管理员亦不会干涉太多。


  捧着穆霓凰兴冲冲递来的一叠书,你习惯性地选择在鲜少人会经过的靠窗座位区坐了下来。


  等到你再度从如山高的书堆抬起头来,已是日落时分,夕阳西斜,原先打亮窗台上那盆黄金葛的光线蹭上你的手背,你眯起眼眸看向玻璃窗外绿意盎然的小公园。有几个妇人牵着狗聚集在花坛旁话家常;左侧的长椅上坐了一名发型相当有特色的男子立着画架,在白纸上增添色彩;耸立在中央的那颗大榕树下有几个孩子在嬉戏。


  看似平凡的街景人物倒令你不禁舒缓了嘴角。


  你拿起其中一本最令你感动的漫画,原先只是觉得主角那对粗硕的眉毛很有趣,后来在那篇幅不长却简单扼要地传达「理念」的剧情中逐渐被吸引,由主角的言行举止透露出的并非空泛又不切实际的全面乐观想法,在突发事件中遭受挫折与失落,从不解到深思,最后是接纳偶尔有着负能量也无所谓的豁达。


  你从中看到一点自身的影子而产生共鸣,在故事的转折下对主角的选择与态度而欣羡憧憬。




  图书馆的淡淡霉味混著书的气味布满整个空间,梅长苏也曾与萧景琰在这个鲜少人会经过的座位并肩共度数个悠闲的午后时光。有时候是几本小说;有时候是一大叠的专业科目相关资料;有时候只有一本运动杂志跟笔记本,唯一不变的是身旁的人。


  偶尔小声交谈,偶尔认真讨论,更多时候是藏在书本后面的吻。


  像个翘课来图书馆幽会的小情侣似的。在某一次险些擦枪走火被抚得后颈渗出薄汗,面红耳赤且呼吸还没调匀的状态下,梅长苏嘴硬地嘀咕着。


  同样被撩得起火的萧景琰将额头靠在对方右肩,笑着应道「确实是啊」,那温热的吐息激得梅长苏又是一颤,随即环住恋人的脖子蹭向鬓边轻唤了声他的名字。体魄锻炼有成的萧景琰当机立断地将人抱回家「就地正法」。


  所幸那日是个再平凡不过的周末午后,一路上除了打瞌睡的图书馆柜台小姐、忙着喂猫的警卫大叔、一边猜拳一边大聊八卦的两名女高中生,他们并未撞见熟人,也没引来侧目--尽管被压在床上时,梅长苏的心跳完全没缓下来过。


  看似疯狂却又青春的篇章又添了一幕。




  你再度阖上书本时不禁叹息。摩娑着被纸张划伤的食指,以舌尖舔过时还有淡淡的铁锈味残留,你明白不该沉溺回忆,不该止步不前,不该像这样放着伤口不处理。


  公园内的那座钟塔在六点整发出了清脆的旋律,似如提醒着逗留的人们应当返家了,而你听见熟悉的脚步声与带有疑惑的呼唤随之传来。


  「长苏?」


  --原来你也还是一个人吗?

  你没来得及懊恼闻声回头时反射性展露的笑颜。




(by 2017/10/7)

---

越是想要抽離,越是容易適得其反。
除了走一步算一步,還能怎麼做呢?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4)
热度(23)
©一口濔米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