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靖蘇《午後時分》

立夏,雨水日益豐沛了起來,整個金陵城午後時常籠罩在雨中,似如隔著一層霧般朦朧;農作物生長旺盛,農民們勤於耕作,已然適應這樣的天氣。

是日,大梁天子得空至蘇宅作客。近半個月不見的蘇宅之主難得少了份往常莊重拘謹的模樣,興許是方睡醒服過藥的因故,梅長蘇竟沖了杯尚未完全泡開的茶給來者。

本就不擅於品茗的那人倒也不介懷,在對方揉著犯困的眼睛歪倒在他肩上咕噥著「雨再繼續下我都要發霉了......」,後者不禁莞爾,腦海裡浮現的是蓬鬆柔軟又雪白的毛球蘇...先生。蕭景琰暗暗於心底補上敬稱。

沒想到他也有願意向自己展露這樣慵懶可愛的一面的時候啊。

蕭景琰放下茶杯,伸手捼順梅長蘇因為潮濕而起了靜電的頭髮,手指拂過對方的臉頰,將一縷髮絲勾至耳後,這舉動觸得梅長蘇發出了細小的驚呼。

半瞬後那人少見的慌了手腳,將自個藏在寬大的灰藍衣袖後摀著臉卻漏掉通紅的耳根,讓蕭景琰忍不住多逗弄了心上人好一會--則又是後話了。




-----------

下雨下了快一個月我都要發霉了!!!!!!!!!!天氣太極端啦不是都不下雨的爆熱乾燥,就是潮濕暴雨(TOT)

今天下班回來吃完飯昏睡了一下就把新刊送去試印啦,我還不怒塗鴉一波!!!感覺七月的活力整個都被吸走(大概是接連趕新刊又趕各廠商的新品再緊接著新工作的關係吧,各種交際倦怠),還有一項新品想嚕但是現在只摸得出廢萌(??)塗鴉的我(躺平

有沒有打完上面那兩段日常廢結果被雷打到即興摸個小短文的掛,有就是我XDDDDDD毛球蘇好可愛(盲目
啊對了,不接受身高的質疑~坐得直挺挺跟軟綿綿的人有差異是很正常的(・ิω・ิ)

评论(12)
热度(3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