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評論紅心換後續系列(並不是

前天偽裝者三周年撈到去年10/17的這兩張塗鴉0102

私心的童年時期誠台(原作衍生背景)設定,嗯,時隔快一年還是沒有我以外的人畫誠台漫啊(允悲),乾脆就自己把去年的草稿稍微修飾加筆了一下~

只要留言互動就可能會將提到的梗畫進去(像之前的掌心靖蘇系列或是靖蘇誠台的療遇系列)沒什麼人的話就是爽嚕系列 |ω・`)還在猶豫要不要加上獸化設定(?


-----------

誠台初遇》

01.

  --那是我和他的第一次相遇。


  「明台,他以後就是你的小哥哥了,要好好相處,知道嗎?」明鏡蹲在明台面前,輕輕拍了拍他緊抱著泰迪熊的那雙細白稚嫩的手,只見對方一瞬也不瞬地望著臉上帶傷的少年,好半晌才將視線落回她身上,眨了眨眼睛小聲地應諾了聲。

  「嗯......」

  「阿誠啊,我們不在的時候,就拜託你顧一下明台了。」明鏡站起身來,看向那個她與明樓合力從桂姨手中救下來的孩子,方想抬手拍拍他的肩膀,便見對方明顯身子一僵,眼神閃爍了一下,那臉上尚未消腫的瘀痕更是讓她備感心疼,這凝在半空中的手也就往回將自個額前的瀏海勾至耳後,明鏡盡可能露出最和善的笑容來,再度以眼神詢問那孩子的意願。

  「是。」明誠微微低頭做為示意,卻始終沒敢鬆開背在身後那雙緊握的拳頭。

02.

  這個世界充滿了謊言。

  年僅十歲的小阿誠始終謹記著這個道理。

  在被那個美其名是他母親的人不知道第幾次以他工作不努力為由毆打他、不給他食物導致他寒冷又飢餓的在街道上昏厥時,就只有這句話清晰地烙印在他的腦海裡,隨著就這樣死了也好的祈求被拉鋸著墜入黑暗。

  將他從地獄中救出來的是明家人。雖然明鏡跟他說不用太擔心,以後跟著他們慢慢學習就好,現在只需要專心養傷,做點自己喜歡的事,偶爾陪陪明台那孩子就好;老實說雖然他很感謝他們的心意,但他最不擅長的就是應付明台那種小孩了。


  天曉得這小鬼真是不嫌煩。

  明誠轉過身去看著那個跟在他後頭一整天,雖然安靜卻讓他極有壓力的小矮子,只見對方嘴巴張張合合卻仍然一句話也不說,從早上問不出他想幹嘛,下午無視他也依然故我,此刻明誠憋不住氣地一手抓住明台的手,另一隻手逕自摟住他的腰,倏地朝人逼近只剩一指寬的距離,試圖嚇唬一下這個黏人精。

  那個時候他原本不打算用這招的。

  瞧他緊閉雙眼還微微發顫的模樣,讓明誠不消半刻就鬆開了手。

  「請別再來打擾我工作了,明台少爺。」明誠雙手插腰,口氣生冷。

  「姊姊明明讓你陪我玩的!」似乎被嚇到的孩子總算開口嚷道,那奶聲奶氣的音調完全不帶殺傷力,肉呼呼的小手指直指著高自己至少一顆頭的少年。

  「那只是其中一個工作。」他揉了揉眉心,看著前來幫忙的阿香將明台一把抱起,一邊哄著"好了好了到就寢時間啦,小少爺跟阿誠都該去睡囉",才總算讓他鬆了口氣。


  --要是早知道會起反效果的話,他絕對不會這麼做的。

  「那邊那位小哥哥喲!」

  「你的尾巴好大!」

  「昨天姊姊誇我吃了紅蘿蔔喔!姐姐還說下次有禮物。」

  「我唱歌給你聽?」

  「我家有個明啊誠~」

  黏人精今天晉級成了跟屁蟲,還是個非常聒噪的跟屁蟲。

  明誠突然擔心這會不會是另種程度的地獄。

-----------

原本是怕對話看不清楚想說補個文字部分,結果一不小心花了快一小時順成短文的我(...)

评论(21)
热度(5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