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口濔米蘇

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專門拿來堆放瑯琊榜、偽裝者的子博;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靖蘇誠台凱歌一直線;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伪装者│诚台《出来吧!哥哥大人!》03

※日剧《扭蛋哥哥》设定,原作衍生AU

※预计在723靖苏only《岁月靖好人长在》再贩

※试阅大概会放五篇,保留一万字的结局不公开

接文/阿诚哥担当: @溪末一鹿而待 


>>>01 / 02




  明台左手紧握着那个比自己大了些、粗糙了点、更加厚实的手掌,忐忑不安的看着面露痛苦,眉头深锁,偶尔吐出几句梦呓的明诚。

  早上起床看见倒卧在床边的明诚,他费了好一番劲才将对方给搬到床上躺好,或许是那人的意识不清明,又或者是本能驱使行动,原先明台想先去找大姐求救,却反被明诚给拉进怀里,像是害怕着什么,其力道之大让明台不禁呼疼,要不是阿香被吩咐前来叫醒两人,恐怕就会一直这么僵持着。

  快速地洗漱、吃完早饭后,明台回到了寝室,伸手接过阿香拧干的毛巾,细细擦拭明诚渗出汗水的额头与脖颈,阿香随后便去忙活家务了,独留明台坐在床沿,时不时在明诚耳边轻唤他的名字,要他别担心,自己会一直陪着他的。然而在等待对方清醒的这段时间,明台不禁观察起对方那浓密的眉毛与棱角分明的轮廓。

  在昨天混乱而充实的一天结束后,明台在梦里摸着了一向色彩斑驳、印象稀薄的童年──他在宽敞而空荡的洋房里,拉开一扇又一扇的房门喊着姐姐哥哥,然而谁也不在的静谧空间只剩下自己急促的呼吸与脚步声响荡,小小的双手支撑在膝盖上头。

  「都没人,好寂寞……」

  「怎么了,小少爷?」

  随着声音出现在低垂的视线范围内的,是朝自己伸出的一只手,而明台几乎是毫不迟疑地握住,仰头开心地喊出对方的名字。

  一个他醒来后怎么样也想不起来的名字。

  不可能是大哥啊,不管是身形还是声音都与记忆中的不符,小时候的朋友也没人会这么称呼他才对。明台摇了摇头,想把杂乱的思绪甩开,重新把注意力放回明诚身上时,脸色似乎舒缓些的那人正悠悠转醒。

  「嗯……」苏醒后的明诚艰难地从床上坐起,这才发觉明台坐在自己身旁,「小少爷……抱歉睡迟了。」

  「欸阿诚哥你别勉强起来!」明台担心地扶着明诚,「如果还不舒服的话,你可以再休息会的。」

  「多谢小少爷。」明诚看见明台紧皱的眉头,伸出他那骨感分明而厚实的大手温柔的揉开,并将对方给揽进怀里安抚,「别担心,我真的没事了。」

  而稍早得知明诚晕倒发着低烧的异常情况,明镜与明楼打电话向Game Center询问,由此得知――等级越高的扭蛋越有可能保留片段前世记忆,进而导致头痛引发昏厥;而记忆有分为「正常」与「偏差」,如果保留的片段记忆是导致不能与客户签约,或导致偏差行为时,会将扭蛋强行投药消除记忆,反之如并无任何影响,那扭蛋则不需经矫正治疗。

  「唉……阿诚没事就好,只是没想到身为一个扭蛋,如果不能当个『好商品』就要被强制做不人道的事。」明镜轻啜了一口阿香刚泡好的茶。

  「所以大姐我们要不要考虑把那家公司买下来?比较好办。」明楼推了一把眼镜盘算着。

  「也好,你就算算,反正这收购金我们明家也不是出不起。」

  在两人讨论的同时,明诚和明台已经缓步走下楼来,虽然明台还是因为担心而一直紧牵着明诚的手不放。

  明镜随即放下手中的茶杯,走过去轻拍明诚的手臂关心对方的状况,明诚表示已无大碍后,明台便拉着人走进饭厅,享用他们迟来的午餐,明诚吃着由阿香特别调理过的芹菜粥,犹记得芹菜对头痛、晕眩者特别适用,瞥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明台,瞧他专心且安静地扒着自己的那碗爌肉饭的模样,让明诚心底油然而生一种安定祥和的幸福,仅是这般简单微小的片刻,却也是他在如碎片般的前世记忆中不断追寻、渴求的情感。

  午餐过后,明台等人并没有追问明诚是否忆起什么过往,只是坐在大厅里闲话家常地喝着下午茶,明镜请来的裁缝师也依约到访明公馆为明诚量身、挑选布料,现场制版剪裁确认大略尺寸,试穿过后再做的细部调整还需花费三个星期的时间才会完成。

  「阿诚哥你觉得这件如何呀?」

  「嗯……小少爷喜欢就好。」

  「阿诚你别总宠着他,什么都说好,这可是你要穿的衣服。」

  「大哥真啰唆,你帮阿诚哥选的那几件都太沉了好吗?」

  「哎你俩又在闹什么呢?我看藏蓝色这件风衣挺不错的,适合阿诚的沉稳内敛。」

  「谢谢大小姐。」

  在明家姊弟七嘴八舌的讨论下,配合当事人的喜好,他们为明诚先挑选了几件外出穿的成衣与家居服,西装量身订制的整套流程结束也花上了大半天。

  时间的流逝之快,直至踏进浴室准备洗去一身疲劳的那刻,明台才猛然想起明天不仅是与明诚正式签约的日子,同时也是他期待已久的十八岁生日。

  天色转眼步入该就寝的时间,明诚拿着刚热好的牛奶正准备送去给明台,走过客厅时,不经意看到月历上圈着明天的日期,上面还写着:明台的生日!要给我礼物!

  明诚心想着这么可爱的字迹,不是明小少爷的又会是谁的呢?轻笑几声突然听到楼上传来明台的呼喊,这才快步走向目的地,一边思考着要送什么礼物给明台。

  走进明台房间,就看到对方乖巧地坐在床上等待明诚的到来,「阿诚哥你有没有拿蜂蜜加进去啊?」

  「有──可是睡前喝甜的会蛀牙,小心到时候闹牙疼。」明诚宠溺地伸出手刮刮明台的鼻尖,将热牛奶递给明台,摸摸他的头嘱咐小心点慢慢喝,这时却不知怎地想起在片段的记忆中,也有类似的情况发生,甚至知道小少爷接下来在自己要离开房间时又会有什么反应,摸着明台的动作也随之停了下来。

  「才不会呢──」明台拖长了尾音应道,小心翼翼地往还冒着腾腾蒸气的杯口呼气,一口一口温吞吞地啜饮,似是能舒缓神经的香气萦绕于鼻间,蜂蜜牛奶入口的浓郁香甜温暖了胃,明台饮尽时不禁满足地轻叹。

  专注于喝牛奶这事上头的明台正想将马克杯递给明诚,自个儿先去刷牙,方抬起头来还未出声,便见对方一脸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眼神的焦点却不在他身上,这让明台困惑地偏了偏头,往明诚面前挥了挥手,「阿诚哥睏了吗?」

  说起来虽然昨天由于各种混乱导致明诚没有房间可待,但今天阿香已经按照大姐的吩咐,整理出一间客房作为明诚往后生活的寝室了,今天所挑选的衣物以及部分个人用品也都收纳在那间房里,明台有些心神不宁地转动着马克杯。

  从小明台就不喜欢一个人睡。影响这事的主因不单单只是因为年幼丧母导致缺乏安全感,将明台母亲视为救命恩人而收养他的明镜与明楼尽管宠爱的方式不同,但也养成了明台的依赖与「些微的」任性,虽然上了高中后去蹭明镜或明楼房间的频率降低了许多,但他依然不习惯,左思右想了好半刻,他拉住了明诚的手。

  「阿诚哥,陪我睡。」明台眨了眨眼睛望着明诚,使用了不带征询对方意见的直述句。

  「我的小少爷……怎么还是这么爱撒娇。」早已料到的明诚宠溺地看着像只小花猫嘴边还残留些许牛奶的明台,对方水汪汪的眼神让他心头不由得一动,伸手用姆指将牛奶擦拭掉,再随之舔掉,「好甜……」

  「不过还是要先去刷牙再睡。」接过对方手上的马克杯,明诚半推半哄地将明台拉去浴室。

  没有什么照顾病人经验的明台,白天陪在昏迷的明诚身边几乎是不敢松懈的,等他们洗漱完毕,彼此都换上睡衣后,明台几乎是一沾上枕头就沉沉睡去。


  随着思绪流入梦境边际的片段中除了一左一右牵着他的明镜明楼,还多了个轮廓模糊的身影躺在被繁花拥簇的洁白床铺上。姐姐与哥哥的表情凝重,从他的视角只能勉强看到裸露于被单之外的赤足上面混着乌青、浊红的伤口。

  「小哥哥还在睡吗?」年幼的明台轻晃了晃姐姐的手。

  「嗯,不能吵他喔,他好不容易可以休息的……」明镜抿紧了唇线,像是怕吵醒床上的那人而比出了噤声的手势。

  「但我想跟他玩。」

  「明台,你的小哥哥去了很远的地方,不会回来了。」明楼蹲了下来,一字一句地耐心解释着。

  「跟妈妈一样吗?」明台看着哥哥认真的表情,哑然了好半刻,等他回过神来早已哭得泣不成声地被两人抱在怀里。

  「呜呜我不要、呜嗯不要阿诚哥离开……」

  过于痛苦而选择封锁的记忆,在接触到透过扭蛋而转生的那人后,以他们皆无法抑制、预期的速度被悄然撬开。

  睁开眼,明台侧过头看着在自己身旁熟睡的那人,匀称的呼吸随着胸膛的起伏证明着那人「活着」的事实,倘若他当初为对方取名时第一个联想到的名字不是巧合,倘若对方知晓他的饮食喜好不是巧合,倘若对方……真的是那个人。

  明台呼吸不由得一滞,不曾想过回忆中的那人会归来的喜悦与害怕再度失去的恐惧莫名搅和成一团。

  天未明,试图入睡但梦境断断续续连不成章,脑海中的恶梦挥之不去,使他辗转反侧了良久,蹭出满身汗的明台最后还是起床去浴室泡在浴缸里,冀望能够厘清纷乱无序的情感与念想。


上一篇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23)
©一口濔米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