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是三聲濔沒有弓(音同米)。
靖蘇誠台凱歌專用號;回覆是用主博的「大嗑濔米蘇」。
凱歌雙擔,兩人都很愛,不吃RPS的請小心繞行。
※凡惡意拉踩抹黑我擔任何一方的直接拉黑。

※幼年時期的明誠 x 明台

▶原作衍生+獸化設定

誠台Monster 系列:01-0203

繁體版統整1~3回的圖跟文在噗浪那邊,欲觀看可以戳我LOF置頂文(有放噗浪的連結),搜一樣的TAG




04.

  那个聒噪的小家伙感冒了,家里却没大人在。


  原本想叫赖床鬼起床吃早餐的明诚摸了摸躺在被窝里那人的额头,又把原本覆在他额上的小毛巾放回原位。

  那温度确实高了点,既然会有毛巾,那应该是有人放的吧?如果是大姐的话是不可能就这样放着发烧的老幺出门的,大哥感觉应该没这么心细,也许是阿香?


  寻了遍一楼的客厅与厨房,明诚才在餐桌上看到一张纸条,话语简短,笔迹仓促,是阿香赶着出门匆匆写下的吧。

  阿香为他俩准备了今天的早餐以及一包药,另外熬了一锅粥,纸条上说是要去补买一些药材与生活用品,请明诚帮忙照顾一下小少爷。

  

  ……也许感冒不严重吧。不然她怎么会放心让一样是未成年的自己去照顾另个孩子呢?明诚捏着纸条沉思着,老实说他还真的没有照顾病人的经验。


  就连自己感冒时,也不曾被人照顾过;或者该说他已经没有这样的印象。

  反正忍忍就没事了,只要靠意志力撑过去就好。小阿诚一直都是这样靠自己努力活下来的。



  明诚拿了几本自己喜欢的书,去到明台的寝室,将早餐与一碗药都放在旁边的矮桌上,在他犹豫是否该帮忙喂食的时候,明台却自个儿温吞吞的坐起身来,随意咬了几口三明治充饥,捏着鼻子一鼓作气地喝掉那碗药,而后瞬间泪眼汪汪的嘟嚷着好苦。


  "喝慢点。"明诚倒了杯水给那个可怜兮兮的小家伙,在他喝完又窝回床上躺后,也跟着坐在一旁的沙发上,随意地翻起书来。

  原本还以为他会大吵大闹的,没想到生病时的黏人精倒是安静得很,明诚觉得因此而耳根清静倒也不坏。


  ……如果可以别盯着他看的话啦。


  瞧那小不点的猫耳都无精打采地垂在脑袋瓜上了。明诚若无其事的翻了一页又一页,尽可能地集中注意力在上次被对方打断阅读进度的书。

  除了明台偶尔发出小声的呜咽时,明诚会倒个温水给他,再摸摸额头确认一下体温外,大部分时候依然是明诚在旁边看书,明台则是就这么看着那人的侧脸,只听得见书页沙沙翻动的声响回荡在静谧的空间。


  那小家伙好像将自己越缩越小……?等明诚再抬眼悄悄确认时,明台已经缩成一颗圆滚滚的球状,揪着眉头睡着了。



  明诚阖上书本,离开了房间。

  他端来一盆凉水,将那条格纹毛巾浸湿再重新拧干。



   ——你啊,这样可是没办法在这世界生存的吧。

   明台在意识朦胧之际,听到一个带了点无奈感的温柔声音传来。



  "哎呀,看起来他们处得还不错呢。"

  跟着阿香赶回来的明镜在打开明台房门后,压低声音跟阿香笑道。为了避免惊扰到那两个孩子,她并没有将趴睡在床边的明诚移动位置,只是为他盖上毯子,将柔软的沙发移过去以防他不小心滚下来。

  "大小姐,你看小少爷。"阿香像是发现什么新大陆似的,兴奋地在明镜面前挥了挥手。


  明台额前的浏海被绑起一个小啾啾,毛巾就直接贴在那光洁的额头上,而他昨晚硬塞给明诚说是要借对方的泰迪熊则是再度回到主人的身边,被紧紧的揽在怀里。

  明镜与阿香两人不禁相视而笑,小阿诚这孩子的心思比他们还想的细心体贴啊。



-----------

終於把四月這張拿出來補完(TOT)工作真的好毒/害創作...

下定決心該準備離職後突然各種快樂許多(?)好久沒摸這系列~~~

半天之內生出條漫再花一小時打了一千多的小短篇,終於覺得久違的充實(躺

评论(5)
热度(55)

©  | Powered by LOFTER